原來我一直誤解武士的意思?

  • 文化
  • 許多年前,在高中的時候,我還是個宅男。那時我很喜歡JRPGs動漫,裡面的角色大多都是武士。我總是很喜歡孤獨的武士,然後看著他在故事裡鬥智鬥力。因此,很自然我愛上了一部經典動漫叫做神劍闖江湖,當我聽說好萊塢終於作出一部關於武士的電影而主演的事湯姆·克魯斯時我感到非常興奮。因為我真的很喜歡末代武士。但是,當我回頭看這部電影,我意識到,原來武士跟我想到完全不一樣。因此,我想談論一下大家一般對武士的誤解還有真正的武士到底是什麼。

    武士是日本古代武士階層的人

    武士

    迷思
    當談論到武士,很多人都會想到日本開創之初,他們是日本社會高階層的一群。很多人也會想到社會階級分層制度; 武士,農民,工匠,商人。但對於這些部分,他們錯了。

    事實
    武士是在平安時代(794-1185 CE)才開始出現。雖然武士這詞聽起來還要更古老,但對日本來說,武士的歷史卻沒有想像中的那麼遠古。像在歐洲騎士團的確是一種社會階階級。但在平安時代時他們被定義成被僱用的保鏢。當地的地主身邊都會帶著這些人出遊或是出使。

    武士真正變成一種階級其實是要等到豐臣秀吉統一日本(在16世紀後期)之後。他設立了社會階級制,以防止有錢的地主僱傭自己的軍隊。基本上,他給了人們一個成為社會高階層人的機會,你可以加入這個新類為“武士”的階級,基本上這就算是公務員(即完全依賴政府的支持),武士階級擁有一些比較多的權利,或者你可以繼續留在農民階級擁有自己的土地,然後從中致富,但擁有更少的權利。有些人選擇做武士,有些人選擇不做。這將防止社會底層引起的暴動。

    武士以武士道為生

    迷思
    大家都知道,真正的武士都會遵從武士道,一種戰士遵從法則的方式。這是類似歐洲的騎士一樣。它強調忠誠,同情心,奉獻於他的領袖,而選擇死比受辱更好。武士道將是武士終其一生的指路明燈,而真正的武士把它當作自己存在的意義。

    事實
    所以告訴我,有什麼書有記載這些規則?武士道聖經嗎?沒有,從來就沒有一個有記載。是的,有些像是葉隠或宮本武藏的五輪等一些作品,但這些書也沒有很詳細記載武士的規則。這些通常都是記載一些比較有名的武士而已。武士道這想法是不是真的存在在日本武士歷史中。如果你問武藏武士道,他很可能會看著你很困惑(也許會砍下你的頭)。武士道這術語大概只在在過去100或150年使用。是種榮譽感…。

    武士忠於自己的領袖

    迷思
    任何人誰知道武士那麼都會知道,他們的忠誠和榮譽感是沒有界限。他們會心甘情願為他們的領袖光榮地死去。當領袖要他們的性命時,他們也會很榮譽的奉獻生命而臉上露出了笑容的迎接死亡。一個真正的武士會獨自去面對一支軍隊,這是否意味著不論多困難多危險,他們都不會背棄他們的領袖。

    事實
    這真是令人震驚。武士是僱傭兵。是的,他們唯一感到“榮幸”是付給他們錢的人。如果你給我一個更多的津貼,我會更尊敬你,如果有人想要付我更多的錢,那麼,他也會得到我對他的尊敬。直到德川時代,武士系統的這樣的工作還是繼續持續。如果我是一名當地領主或大量的土地和資金的農民,而我的隔壁鄰居造成一些麻煩。我有農民可以武裝,讓他們為我而戰,我這麼做我鄰居也可這麼做。所以,我想讓一些硬漢幫我解決我的困擾,讓鄰居們離開或是給我他的土地。所以,我提供了一個工作。一群硬漢看到這裡徵人。而他們很高興如果我可以支付他們錢,他們為我工作。一旦合約完成他們可以自由地去接另一份合約。這完全不像你想像的忠誠,是吧?

    武士可以,而且經常是徹頭徹尾的背叛。雖然這不是常見的事,拿了錢,然後跑掉。甚至更糟,偷偷與主人的敵人見面,戰鬥中跳槽等。這些故事也是存在的,因為不忠誠,這也是個問題。想想看,如果所有的武士如此忠誠就不會有武士的故事,勇敢地為領袖奉獻是如此普遍的事,沒有人會注意到呢?這些故事是如此普遍的原因是因為他們希望能夠讓更多的武士更對領袖效忠。

    武士的劍是他的靈魂

    迷思
    武士刀是武士的終極武器。一個真正的武士是劍術精通,劍是的武士的核心。此外,劍是一個武士的靈魂的一部分。只有武士被允許可以配戴劍,這作為他們的身份象徵。

    事實
    武士在戰鬥中沒有使用劍。本來武士是騎士射手。他們在像是蒙古人一樣騎著馬從山上射箭下來。但隨著日本戰爭的風格不斷演變,它們演變成重騎兵,而且大多使用矛。想想從馬上用劍去打仗真的不太可能。

    關於武士允許配戴劍,一般是真的,但也是要等到德川幕府上任之後。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呢?因為沒有戰爭。在和平時期,一個主要是以武士階級的年代也只能紙上談兵,大家對武士存在的價值漸漸低落。想想在今天的美國,我們經常爭論有這樣一個龐大的軍事,卻沒有敵人。日本在德川幕府時代也用這種類似的辯論。你有一大班人等著去戰鬥,但卻沒有戰爭。所以武士必須證明通過製造話題而存在,而透過劍來創造話題也是種方式。

    結論

    武士神話主要就像是一個神話,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謊言。但是,這並不總是一件壞事。我喜歡這樣想起來:有真相fac”t”和真理”T”ruth。真相跟真理也是以T為主。一個是事實,一個是歷史的教訓。

    例如,在美國,我們有一個關於喬治·華盛頓和櫻桃樹的說法。作為一個孩子,小喬治接到了父親一個全新的斧頭,他及時用它來砍倒了父親的櫻桃樹。當他的父親質問他這個,小喬治說,“爸爸,我不能說謊。我砍倒了那棵櫻桃樹。“誠實是如此深刻的印象,他沒有懲罰兒子。這個故事完全彌補兒子的錯。但是這個可能是個謊言,但它講述了一個真理。喬治·華盛頓是一個光榮而誠實的人。

    我認為這是武士一樣。在最後的武士一切可能不是真的,但它講述了真理。很多人在日本,甚至全世界都為了真理努力爭取。因此,不管武士是一個怎樣的故事他的確帶給了大家一個真理與借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