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ひきこもり(Hiki...

什麼是ひきこもり(Hikikomori)?這是否為日本社會當中最重大的問題之一呢?

接近700,000名日本青少年消失了。他們好像從地表上消失了。他們不工作,他們不社交,他們一次會消失好幾年。他們多數是15至34歲的男性。這些年輕男子會突然不上學或不上班。有些時候會再也見不著他們。

消失

好像是個大問題?你可能會想,「為何我之前沒聽過這問題?」又或者,其實你可能有聽過,只是那是另一個名字。在日文通常會被稱為「ひきこもり」或是「引き籠もり」(hikikomori)。這些年輕人不是真的消失了,只是窩在自己的房間中不出來的隱蔽人士。

《Oldboy》是一部我看過最好的國際電影。在這部電影中,一個一般的上班族被鎖在小公寓中近20年,不再跟世界接觸。他接近瘋狂,想要報復社會。這種斷絕社交的想法總是使我感到好奇。

另一部近期的電影是2015的《Room》,是一個女人和他的孩子將近10年的時間被囚禁。但在西方電影世界,這種封鎖通常是因為有外部力量所致。人類是社交動物,所以接近不可以將自己從整個世界切割。

我相信這偶爾是會發生的。《The Catcher in the Rye》的作者J.D.Salinger作為例子算是比較少見。儘管如此,如果你問日本人有關ひきこもり的話,多數人都會認識自己身邊有這樣的人,或是認識有人認識這樣的人。

為何在日本ひきこもり就特別是個大問題?為何ひきこもり會破壞日本社會的未來?鮮少人提起的ひきこもり究竟需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

沒有被診斷的病症

沒有被診斷的病症

孫子兵法提及關於知己知彼百戰百勝。這就是為何談論ひきこもり這麼困難,因為沒有人清楚這是什麼。

ひきこもり不是一個症狀名,而是一種社會問題。日本在心理學上比西方世界要落後很多。精神健康仍然是不能談的問題。很多日本人都不願意跟他人談起自己的問題。我有一個朋友好像受抑鬱所困擾,我讓他去找醫生,但就是不願意。我跟他的父母提起過,他們對我這樣建議很憤怒。我試著去解釋抑鬱是一個普遍問題不用害羞。即使是德蘭修女也有試過抑鬱。但他們還是要讓我的朋友忍下去(日語:我慢する)。

這好像日本有關精神問題的常態。因此多數的ひきこもり都沒被發現。一個由日本厚生勞動省所做的調查,查出了近200,000至500,000的個案,但所有的專家都認為數量要更多。他們認為最少也有700,000,我也見過有研究說有多達2,000,000人。一些研究者說因為很多人不願意讓自己的孩子求醫,像是發展障礙(発達障害)如亞斯伯格症候群或者是一部份自絕於社會所患的病像是精神分裂症、躁狂抑鬱等,都可能會轉變成ひきこもり。

什麼是ひきこもり?

甚麼是hikikomori?

幾年前,我在我親家的家中,協助我的岳母做一些園藝工作,她見到了她的鄰居。那裡是我太太的老家,已經住了近20年。我岳母是家長教師會的前會長,她幾乎認識這裡的每一個人。所以她開始做每個無聊主婦都會做的事:八卦。

一位鄰居詭異又神秘地低聲說:「你知道那是誰的兒子嗎?」

「不知道耶,誰呀?」岳母回答。

「他好像在大學考試失敗了,現在鎖自己在房間中已經三個月沒有出來了!」

這就是典型的ひきこもり。一名年輕人,多數是男性,受到一些挫折、欺凌或其他社交壓力後,就自絕於社會。他們會年復一年地將自己鎖在房間中。很多情況下,他們的母親會給他們送飯,放在門前讓他拿來吃,就因為他連跟大家一起吃飯也不願意。這種典型會在房間中上網、打電動或者看漫畫。

最好的情況下,在幾天的冷靜後,這些年輕人就會走出來回到社會中。在一些嚴重個案中,他們可能要用數月甚至數年才能做得到。我有見過一位男性在20多歲時成為ひきこもり,到今天都已經50多歲了!

什麼原因造成ひきこもり?

甚麼造成hikikomori?

就像我上面提到,ひきこもり的典型範例是高中或大學生,因為一些重大考試失利、或受到欺凌,就離開了社會。但這算是簡化了。ひきこもり可以是突然發生,但通常都是冰封三尺的問題。年輕人慢慢地離開社會,一步一步,直至他們完全斷絕跟社會的關係。我有聽過一個兒童個案是,一名10歲女童一步步地變成了ひきこもり長達好幾年,就因為10歲時被朋友所說的話所影響,而離開了社會和所有人。

多數心理學家認為其中一個ひきこもり的根本原因是日本人所謂的「世間體」(世間体)想法,即是你在社會中的名譽和對他人的壓力。這是一個日本社會中的重要概念。

在二戰後,戰後一代為了重建日本極之努力工作,他們本來都被這人類史上最慘裂戰爭所打擊。透過他們的努力,他們使日本成為了經濟強國,創造了一個可以讓下一代安居樂業的地方。你可以說是他們太過成功了。因為日本經濟在80年代下滑,沒有人再認為自己可能像上一代般成功。但他們還是受到了上一代「要創造更好未來」的壓力。

在多數的年輕日本人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壓力時,有一部份人受不了了。他們覺得自己很失敗、感到自己完全沒用。但從社會中脫離會使得失敗感更強烈,然後更不願回到社會當中。這樣就開始了惡性循環。

這就像是一種壓力導致過胖的症狀一樣。因為受到壓力或不開心而大吃大喝,然後變重。因為體重而感到更大的壓力就吃更多,然後就更重,重覆下去。

然而一個人的榮譽也不是ひきこもり的唯一原因。當你看到有關ひきこもり的任何事時都會看到一個詞「甘え」。指的是你受到了你所愛的人的照顧。而在ひきこもり的情況中我個通常都看到當事人像孩子一樣。他們不清潔、沒有自立的想法,他們會因為沒有得到想要的而大發怒氣。就像一個2歲小孩一樣。

在日本母子關係很有趣,特別是跟長子。我覺得在美國,父母都會對長子很嚴厲,但在日本卻是相反。我有見過有小男孩打他母親的臉,而他的母親卻只有柔弱的說「不要這樣做」。很多母親會為自己那離開社會的孩子解釋。他們會協助孩子這樣做,他們還會為他保守秘密。

我認為在這個情況下,甘え是在自然來說互利的。年輕人想要被照顧,而母親們就自然而然地因為不想斷了母子關係而不嚴格。我認為很多日本女性都是嚴格的主婦,但對孩子卻不一樣。很多情況是他們都想要被支持、他們想要被愛護。所以這些女性就造成了孩子會成為ひきこもり。她們因為想要被滿足就去滿足自己的孩子。因為這是一個連續過程。這不是一般情況,而多數的個案都是個人經驗的。

ひきこもり會破壞日本未來?

hikikomori會破壞日本未來?

所以很明顯地,這些ひきこもり年輕人是日本的一個重大社會問題,但他們也可以做到更好的社會經濟處理。如果較高的數字,2,000,000是可信的話,他們都沒有進入到社會。而根據一些研究,這個數字愈來愈大。這些年輕人沒有工作,沒有社交活動,也不會結婚和生孩子。我在另一篇關於現今日本所面對的人口問題時提到過,這些人只是需要生存的動力。

日文人平均每年賺350萬日圓(大約為29,000美元)。在日本你通常要付多於70,000日圓用於健康保險、稅和退休金等。而如果平均月入是290,000日圓,有70,000給了政府,一年就是840,000日圓。如果ひきこもり的人們可以工作進入社會的話,政府就可以多出1,680,000,000,000日圓!這是日本政府需要的錢,為的也是這些ひきこもり人們的將來。

當沒有人能再照顧他們時,他們又會怎樣繼續自絕於社會呢?

結論

世界上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方式來創造完全社會。但這些都會產生一些有沒想到的後果。例如資本主義使得每個人可以不單靠身份地位,而靠努力成功,但也會有人失敗窮困。

日本跟其他社會沒有兩樣。他們用一些方法來使得人民做得最好又有秩序,但是現今,又使得ひきこもり出現。他們的未來會是怎樣?我們可以怎樣協助?我們可以怎樣幫助有ひきこもり孩子的父母?這些都是日本以後要解決的問題。

延伸閱讀:
在日本的傳統思維社會當中,大家是怎麼看待婚前同居的?
日本如何提高對失智症的警覺與面對此社會問題
融入日本社會 — 不可能的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