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日本曾經擁有它自己的核能武器計畫嗎?

  • 文化
  • 許多年前,大概是2007或2008年吧!我在日本和歌山參加了一個反核會議,剛好在2011年3月11日那場導致整個日本取消核能計畫的大地震發生之前。當時會議的講者十分反對核電或任何核能設備,也因此,當她講到日本是少數拒絕核能武器並且是一個完全和平的國家時,顯得十分的自豪。

    為什麼呢?大多數的日本人都是的核能受害者。要追溯過去的話,日本是唯一一個成為核能武器受害者的國家,也因此讓現代日本人在提到核能與核能武器時感到十分傷感。但最近有些新發現的事實正與其有所矛盾….

    這件事情與最高機密核能武器計畫、秘密海軍潛艇與一項美國軍事防密有關。而接下來我要揭露幾乎無人知曉、關於日本核能武器的計畫與它怎麼運作的真相…

    核能時代

    核能時代

    許多人都擁有錯誤的觀念,那就是:1945年廣島與長崎核爆前人們對核子武器一無所知,只有美國人才知道如何製造它們,但這個觀念全是錯的。在1898年瑪麗‧居禮(Marie Curie)發現了鐳後,她的研究迅速地被歐尼斯特·拉塞福( Ernest Rutherford )與弗雷德里克·索迪( Frederick Soddy )所效尤:他們注意到了當原子分解成其他元素時會在同時釋放出極大的能量。

    如此一來,許多當時的知識份子開始覺得核能武器不只是可能而是能夠在未來的戰爭上使用,我想那是因為他們還沒像我們一樣了解原子武器的可怕的緣故:我們認為核能武器預言著世界末日,但他們卻覺得它能夠強大武力,成為一種更小但是更能對對手產生巨大傷害的武器。來看英國首相邱吉爾是怎麼說的就知道,他認為這只是一種新型的爆炸物,跟當時的一般人的看法都一樣。而這樣的觀點也對我們理解後來的事件非常有關聯性。

    在二戰前,德國絕對是世界的科學與文化重鎮,許多世界上最優秀的科學家都待在德國或者是即將快速崩解的奧匈帝國。也因此德國成為了核物理學的誕生地以及萌發了製造核能武器想法的地方。但當阿道夫‧希特勒握有大權並實施他那可恨的猶太政策後,許多偉大的科學家(而其中大多是猶太人)就逃到了更加接納他們的國家去。利奧·西拉德(Leo Szilard)便是這些科學家的其中之一,他逃往倫敦並於1933年並提出了能夠啟動核連鎖反應、造成前所未有大爆炸的「臨界質量」一說。也因此每個科學家都已經知道該怎麼製造核能武器了,但還是有兩個大問題存在:

    第一個是如何從原生物質取出必要的放射性材料,而對於參與核能研究的人,這個大工程可會成為全國的麻煩。二者,是有些物質非常難得到,如同《回到未來》的布朗博士說的,得到鈾這個物質絕對不像走去社區的雜貨店隨便亂抓一把那麼簡單。這種珍稀的物質只可在剛果的礦產裡萃取。

    而對美國人而言,為了要製作“Fat Man”和“Little Boy”原子彈,政府號召上百個優秀科學家組成團隊並且跟英國方面工作超過30個據點,而這其實是一個非常浩大的工程:得花費許多的時間、人力與金錢。故事有趣的地方也就來了:同樣的日本也設法進行一個與曼哈頓計畫相同的計畫、儘管是以比較少的人力、時間金錢和在受到外國空軍嚴重砲擊的環境之下。

    日本核能王國

    日本不只有一個「曼哈頓計畫」,而是有兩個!因為在日本有一個與愛因斯坦媲美的人物 – 仁科芳雄博士(Dr. Yoshio Nishina)。他是一個世界聞名的研究者,並在日本創立了一個核能研究實驗室。在1939年他開始充分了解到利用與製作核能武器以造成巨大損害的可能性,因為他擔憂於日美之間越來越大的嫌隙,而很可能美方會首先找到成功製作武器的方法並攻擊日本國土。而後來的確也證實了他的觀察不僅只是個對未來的臆測、而是非常具有動見的想法,因為在同年1939年美國總統法蘭克林‧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 (FDR))就下令執行核能武器研究計畫。

    仁科芳雄於是呼籲政府對於核能武器的研究計畫最好越快執行越好,但直到1941年他才被指定發展核能武器。然而日本政府並不是孤注一擲,也指定日本海軍同時暗中執行核能計畫、將他們的超級武器取作“F-Go”這個代碼,並且邀請東京大學的頂尖研究者參加計畫,但最後幾乎沒有進展,所以海軍最後將重心更放在雷達發展上。

    也因此,所有的重擔都丟到了仁科博士的身上。而從這裡我們得開始花上許多的猜測,因為在那時日本的相關資訊被妥善保管,而也因此許多紙本研究在戰爭將結束之時被政府所消滅了,所以我們並不能很確定到底仁科博士最後走到了哪一步,只有許多研究者相信仁科博士的團隊獲得的成果絕對比納粹德國的還要多上許多,因為有些報告指出仁科博士曾完成一個能運作的核能武器並且曾經試爆過!這有可能嗎?讓我們再看下去…

    持有核能武器的日本

    從我們現在發現的文獻來看,我們並不知道仁科博士是否真的破除了所有工程難題、成功製造核能武器並建造了可以發展四個核能武器的離心分離機,而這種機器其實原定的完成時間就僅僅在廣島與長崎的原爆日期之後幾天。所以有可能他們知道怎麼做,但他們有可以製作的材料嗎?例如日本曾用過一個不可或缺的材料叫做「重水」,由氫和氧的同位素所組成、在核反應爐裡面是不可或缺的物質,有資料顯示日本非常可能擁有這種物質。

    在當時Shitagau Noguchi(野口 遵)是一位以在韓國建立許多雄偉的基礎建設與工廠為名的日本企業家。他不只生產能源、火藥、其他化學物質還有重水。在1944年四月之前,他已經能夠一個月生產50cc的重水,並同時發現了鈾在韓國的產地。所以如果日本政府能夠得到一些沒有精鍊的鈾和重水的話,他們非常有可能發展初步階段。仁科博士渴望的數量卻更多,也因此當時海軍散盡金錢只為了得到更多的鈾,直到遙遠的盟友捎了個信息來…

    隨著歐洲的戰爭即將結束,德國陷入了絕望的深淵中,他們發現自己已經深困敵人團團的包圍之中而勝利看來是無望了。但希特勒卻擁有大量的可以發展他們自己實驗的鈾,而他也不希望這些大量的鈾最後落入敵方手中,於是他把這些鈾藉由潛水艇轉送給日本、讓日本將更有機會發展計畫。諷刺地是這艘潛水艇最後卻落入美國之手以發展曼哈頓計畫。

    的確,如同Robert Wilcox在他的著作《Japan’s Secret War: Japan’s Race Against Time to Build Its Own Atomic Bomb》中說的,對於日本測試核能武器的事情有太多種說法了。但令人失望的是,對於這些測試或仁科博士從野口先生的工廠裡取得重水一說沒有留下任何決定性的證據,為何證據如此難以蒐集呢?就算政府真的把大部分的紙本證據消除掉,應該還是會有些漏網之魚才是,還有仁科博士的離心分離器到底最後如何了呢?

    掩蓋的真相

    在二戰後同盟國獲得勝利之後,同盟國的領袖們調查了日本的核能計畫,認為在戰爭期間,日本許多科學家顛沛流離,所以他們要發展自己的武器是不可能的。但有些證據對同盟國的結論狠狠打了一巴掌。為什麼呢?因為他們可能幫忙摧毀整個計畫,花了許多年然後跟日本政府一起掩蓋這個事實,為什麼這樣做?為什麼他們要跟一個之前的敵人合作以掩蓋敵人之前的武器計畫?答案很簡單,要是你們一起有了共同敵人的話,那麼這個資訊就會非常珍貴以致不能外流。

    在二戰即將結束期間,由於與希特勒的軍隊相抗、蘇聯即將成為世界強大的軍力國家這件事已經是非常顯而易見了。在對日本投下原子彈之後,美國的領導者們開始對未來可能會發生的事情感到十分的驚慌。如果日本的技術最後落到了蘇維埃人的手中,該怎麼辦?於是就在德國戰敗之後,同盟國政府開始了「迴紋針行動」,一種招攬德國頂尖研究者與科學家的行動、以防他們加入俄國的團隊。

    所以很有可能美國害怕蘇聯知道如何製造核能武器的方法,進而與日本合作以不留一絲痕跡。這聽起來有點荒謬,卻不是完全沒有歷史的根據。像731部隊便是日本一個執行在戰犯或罪犯上的可怕殘忍的實驗組織,對於這個部隊,同盟國所做的不是要求日本釋放罪犯,而是要他們繼續投入研究中、並支援政府維持這個令人髮指的行為繼續毫無阻礙的進行,為什麼呢?正是因為他們擔心俄國可以從這個研究得到任何的反撲機會。

    所以,日本完成、製作或測試核能武器這件事是非常可能發生過的,但我們再也無從得知事情的真相了…

    在哪裡投下原子彈?

    但這同時也留下了一個非常有趣的問題:如果日本能夠搶先在美國之前完成原子彈,他們會使用它嗎?如果會,他們會用在哪?回答第一個問題,他們非常可能會用,在面對生存危機下他們怎麼可能不用盡武器庫裡所有的法寶呢?那麼這樣說來,他們丟擲的目標將會是何處?日本不太可能會直接攻擊美國本土,因為早在戰爭結束之前日本早已沒有值得一提的海軍部隊。所以他們非常可能會選擇其中一個美國所佔領的土地,而這也會造成成千上萬美國人的死亡。

    但難道一丟原子彈就可以贏得戰爭了嗎?我不確定,但因為美國當時也正發展核子武器,所以如此一來會造成首次兩個核武國家的針鋒相對,所以我原本想像中最糟的狀況是一場以牙還牙的核武戰爭:日本在美國佔據的地方丟下一顆原子彈,然後美國也同樣的回敬日本,就這樣兩國間不斷地惡性循環直到他們彈盡糧絕。所以我覺得這樣的情形可能會是,日本依舊戰敗(或至少會停戰),但造成雙方更多的死亡。

    結論

    我想,現今日本人一定自豪於他們的國家擁有建造核能武器的能力、但卻不加以利用的行為,在這樣的腳本之下,美國就像《星際大戰》中製造死星的銀河帝國、而日本就像奧德蘭星的角色。可是這麼一來就完全忽略了歷史事實了。如果奧德蘭同樣也建造死星以對抗銀河帝國,那麼銀河帝國使用死星一事以減少自己國家的威脅難道是錯的嗎?當我們提及核武戰爭時,難道這其中真的能清清楚楚知道孰黑孰白的嗎?

    我常常會聽到人們說:「美國是唯一使用核能武器的邪惡國家。」但最近許多發現證明這句話是錯的。不只美國想要使用核能,就連德國、甚至日本也是。日本並不只是在這場核能比賽中的受害者、它還曾經是個勝者,而就如一句古老的諺語所說:「玩火者必自焚。」

    Reference: Alkon, P. K. (2006). Winston Churchill’s Imagination. Associated University Presse.
    Reference: Wilcox, R. K. (1995). Japan’s Secret War: Japan’s Race Against Time to Build Its Own Atomic Bomb. Da Capo Press.
    Reference: latim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