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日本:在日本使用鐵路可以讓你變得更聰明嗎?

  • 語言
  • 如果你經常使用日本那完善的鐵路網,你可能會注意到很多出口標示使用的是絕對方向(北、東、南、西)而不是相對方向(左、右、前、後)。

    絕對方向對很多外國人來說是有點難去記住,需要花時間去記住提示和標誌物來讓自己朝正確的絕對方向前進,而那些自小就在使用絕對方向的人則可以靠本能到達正確的方向。

    搭火車

    那麼,絕對方向與相對方向的應用是如何影響我們的心智與思維呢?

    絕對方向vs相對方向

    絕對方向
    中文 日語
    北(きた – kita)
    東(ひがし – higashi)
    南(みなみ – minami)
    西 西(にし – nishi)
    東北 北東(方向:ほくとう – hokutou)、東北(地區:とうほく – touhoku)
    西北 北西(方向:ほくせい – hokusei)、西北(地區:せいほく – seihoku)
    東南 南東(方向:なんとう – nantou)、東南(地區:とうなん – tounan)
    西南 南西(方向:なんせい – nansei)、西南(地區:せいなん – seinan)
    北北東 北北東(ほくほくとう – hokuhokutou)
    東北東 東北東(とうほくとう-touhokutou)

    相對方向
    中文 日語
    左 左(ひだり – hidari)
    右 右(みぎ – migi)
    上 上(うえ – ue)
    下 下(した – shita)
    左上 左上(ひだりうえ – hidariue)
    左下 左下(ひだりした – hidarishita)
    右上 右上(みぎうえ – migiue)
    右下 右下(みぎした – migishita)
    前 前(まえ – mae)
    後ろ 後ろ(うしろ – ushiro)
    真っ直ぐ(まっすぐ – Masugu)
    縱(直豎) 縦(たて – tate)
    橫(水平) 横(よこ – yoko)
    斜め(ななめ – naname)

    居伊多伊徹(Guy Deutscher)是位語言學家,也是《小心!別踩到我北方的腳》的作者。他在書中提及過或許我們的心智功能隨母語而異,並以一個澳洲原住民族作例子。該民族使用名為Guugu Yimithirr的語言,以絕對方向為使用方向的核心,而不是依循相對方向。所以他們講述故事時會跟以英語講述故事的情況不一樣。如果一個Guugu Yimithirr族人的傳承後裔跑來坐在你旁邊,他(或她)可能會說:「你可以往東邊移動一點點嗎?謝謝。」而你就必須搞清楚哪邊是東邊了。

    而帶出這些想法和概念的人「班傑明霍夫」(Benjamin Lee Whorf)也有探討語言對社會實際產生多大影響。在《科學和語言學》中,他主張我們的母語以強力且超乎想像的方式幫助我們習得一定的思維習慣,形塑我們的經驗。這是真的,有很多例子可以呼應這個主張。

    不過,現在我們先別深入理論了,讓我們繼續說說在日本的故事吧!

    日本用哪種方向?

    方向與日本

    日本人在日常中會同時使用絕對方向和相對方向,如果你問任何日本人:「家鄉在哪裡?」他們會以地圖為基準,大致描述相對於某個大城市或都道府縣的地點。有時你可能會發現,人們會以絕對方向指引你的路,如果你不曾在中學科學課上拿過指南針,一開始你可能會不太容易抓到方向。

    而在小孩子3歲左右就會被教導絕對方向,因為有理論指出那個年齡層最容易改善認知功能。而到了6歲,你可以發現孩子已具備帶路的信心。照這樣說來,人們可以假設塑造孩子成長為聰敏的成年人是家庭教育該做的事,而非教育機構,這正是日本的做法。

    應該學習絕對方向嗎?

    所以,我們應不應該效法日本使用絕對方向?研究指出,當你使用絕對方向時,你的認知能力會增長,連帶著你的方向感也會提升。你會開始理解你的路線的客觀方向,而不是以自身身體為基準的主觀方向,也就是相對的方向感。經過一些練習後,你便會知道哪條路在東方、哪條路在北方,幾乎像本能一樣。

    所以也許花些時間玩玩指南針、多加練習絕對方向是值得的。提高你的認知能力可能會是一條很長的路,但這可以讓你的大腦像日本人的頭腦一樣敏銳,也能多多訓練你的神經,加快習得技能的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