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還是拒絕投降的日本士兵是誰呢?

  • 文化
  • 第二次世界大戰在1945年結束,但是這位忠誠的日本軍官小野田寛郎卻拒絕投降。他是一名老兵並曾與他的軍隊一起對抗美軍,在他的任務期間,他的忠誠、服從和堅持不懈獲得高度讚揚。他於1994年1月在東京去世,享年91歲,但三十多年來對抗日本的敵人的故事卻沒有被遺忘。

    誰是小野田寛郎?

    小野田寛郎是日本和歌山縣(和歌山県)海草郡人,他的父親是皇家軍隊的軍士,於1943年在中國的一場戰鬥中死亡。據說他們的家族是傳承了古代武士的血脈,這或許是為何他們都在天皇統治下的騎兵部隊中服務。

    小野田在20歲時正式從軍,當時他被培訓為情報軍。在1944年12月時接了第一個正式任務前往到偏遠的菲律賓盧邦島。

    他收到的指令很直接,就是要防止任何敵軍的襲擊。這個任務中顯然涉及要破壞敵方的港口基地,以及摧毀他們的簡易機場。小野田收到了不論任何代價都絕不投降的指示,而現在我們都知道他非常徹底地執行了這個指令。

    29年的隔離與忠誠

    由於從前的通訊方式不如現在那樣方便,要從上級長官傳遞訊息到戰場上士兵是非常困難的,而第二中尉小野田也面對過這樣的情況。

    即使日本已經宣告戰敗投降,小野田和其他士兵在盧邦島上仍拒絕出來,持續地在叢林中避難。他們依舊表現得像是身處任務中的軍人,甚至殺害了許多他們認為是敵軍的士兵。

    儘管無法與他們的上級保持聯繫,小野田和一些日後被射殺的日本同袍們仍然堅守崗位。

    後來小野田雖然聽聞戰爭已經結束,但戰友們的死亡堅定了他認為戰爭還是持續中的信念,因為身為一名情報官,他認為這些報導只是敵方在引誘他出來的手段之一。當然,他的家人也做了一些努力,透過發傳單和廣播的方式鼓勵他出來回到自己的國家。儘管如此,小野田仍然堅持自己的決心,繼續過著好幾年的游擊隊生活。

    見到鈴木紀夫和投降於菲律賓總統費迪南德·馬可仕

    一直到1974年2月,小野田遇到了命中註定說服到他回日本的人。日本探險家鈴木紀夫非常注意且關心小野田的故事,花了很多時間找到他確切的下落。

    鈴木的努力得到了回報。他重申戰爭結束並勸說小野田回來,但小野田拒絕這個邀請,說他沒有收到上級的命令。

    當時小野田並不知道他的前任上司谷口義実將軍已經不再從事軍事活動,而且轉為賣書。鈴木回到日本之前拍了一張與小野田的合照,說服日本政府表示這位中尉還活著,最後成功帶著日本代表團從魯邦島接回小野田。

    谷口也是代表團之一,他親自讀了天皇軍隊在1945年的投降宣言,那時小野田才正式向菲律賓總統費迪南德·馬可仕投降,並且承認自己從菲律賓人那裡偷走一些生活必需品,像是香蕉和牛的罪行。之後他被赦免並且允許返回日本。

    回到日本,然後又離開

    小野田在接近30年的隔離後回歸到日本時心情相當複雜,然而很多人對他的堅持和忠貞表示讚揚。事實上,他受到當時政府的英雄式歡迎,當時的日本首相甚至寫了一篇簡短的致敬信,承認小野田的愛國表現。

    但是,這位老兵似乎在適應現代化的日本方面有些困難。在回歸過程中,高層摩天大樓已經淹沒了主要城市,有線電視等先進科技覆蓋整個國家。小野田幾十年的隱居使得他難以適應突然從多年叢林生活到現代生活的轉變。

    於是他很快就決定要離開日本,並且定居在巴西打理牧場。在1976年,他與38歲的Machie結婚,一起生活了許多年後在日本北部辦了一所學校,主要教導孩子們野外生存的技能。

    重新拜訪曾經一起生活過的島民

    晚年的小野田在1996年重新回到魯邦島時說:「不知道為什麼,當我離開這裡的時候,沒有辦法說出謝謝你們為我做的一切」。在訪問期間,他捐贈了一萬美元用於當地兒童的獎學金。他的造訪充滿著戲劇性和爭議性,因為曾有菲律賓人死在他手上。這趟旅程某程度上代表了日本人和菲律賓人之間自戰爭期間的長期分裂的結束。

    小野田的故事雖然引起了全世界人士的不同意見,但他能30年來一直保持與現實世界脫節這點仍然令人敬佩。對於一些日本人來說,它體現了一些早已被當今時代年輕人們所遺忘的價值。

    如果你對小野田的人生故事有濃厚的興趣,可以在Amazon買到他的英語版自傳《No Surrender: My Thirty-Year War》,深入了解他的心路歷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