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真的綁架了日本人民嗎?快來揭開這個綁架計畫的背後秘密!

  • 文化
  • 想像一下,你們住在一個幾乎沒有犯罪案件的美麗濱海小鎮,你送13歲的女兒去練習羽毛球,每天上課與下課的路途感覺都很正常。有一天,你的小女孩出門了,然後就再也沒有回家了。你等了幾個小時,然後等待變得好久好久,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她好像就這樣從地球上消失了。想像一下,如果你根本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你會經歷怎樣的痛苦與創傷?現在,想像看看,當你發現你美麗的小女孩被一個獨裁國家所綁架,你,會有什麼感受?這是13歲的橫田惠的經歷,她在1977年11月被綁架。她的故事是綁架了至少17名日本人的北韓綁架計畫的其中一章。

    真實的陰謀理論

    多年前,我第一次聽到這個議題,這是在我剛結婚之後的事。我剛看完一部非常令人感興趣的北韓紀錄片,然後和我的太太(是名日本人)談論一些我瞭解到的事。她說:「對啊!北韓真是徹底的瘋子。他們綁架了一群日本人來指導他們的間諜。」她這麼說完後,我嗤之以鼻。我以為這只是個陰謀論,所以我回她:「這是不可能的,否則大家都會知道的!」但她堅持她說的是真的。在快速的Google搜尋後,我很震驚地發現她說的是對的。「我就說吧!」她回以只有妻子才能辦到的得意之色。但我們心中仍有深深的疑問 – 北韓為什麼要綁架日本人?北韓會怎麼對待他們?那些日本人又會怎麼應對?還有,為什麼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這件事?

    北韓與南韓

    北韓與南韓

    在我們更深入這個議題之前,我們必須先稍微了解日本與韓國的關係,以及南北韓的局勢演變。一直以來,韓國扮演著將中國和日本緊密連接的角色。1905年,俄國在日俄戰爭戰敗後,日本得以將韓國納入勢力範圍。數年後,在1910年,日本將整個朝鮮半島視為自己的領土。那時朝鮮半島許多地方的抗日力量都非常強大,也常常有反抗日軍的示威遊行。其後,武裝抗日組織開始出現。

    二戰原爆後,俄軍擊潰駐紮在中國及韓國的日軍。1945年,隨著戰爭的結束,蘇聯及美國暫以三八線將韓國一分為二。蘇聯掌管北半部,而美國則握有南半部的控制權。蘇聯指定金日成為北韓領導人。在看起來所有事情就要步上軌道時,然後就出問題了。

    韓戰期間,在聯合國介入並提供南韓援助的時機點左右,北韓部隊幾乎已經快要把南韓逼到底限。相對地,中國及蘇聯則是援助北韓。直至今日,南北韓仍然分裂,並處於無止盡的僵持狀態。

    北韓為何綁架日本人民?

    在戰爭或外交中,間諜行動一直都扮演著十分重要的角色。當提到間諜時,我們往往會想到詹姆士龐德(James Bond)和傑森包恩(Jason Bourne),但真實的間諜行動並不是這樣的。當然,高階間諜行動以及在政治敵手們身邊安插眼線也是非常重要的舉措。就算只是偽裝成菜販的間諜,國家也可以透過他了解很多事,他們能了解到市井小民的心境,並透過這些資訊來阻撓或是推動他們自己的計畫。提及操作國家情報網,蘇聯領導人約瑟夫史達林就是箇中好手,他的情報網在這世界上可能是最厲害的情報網,並且這地位維持了很長一段時間。他很清楚了解如果想讓你的間諜行動成功,間諜們就必須融入對手的文化。

    而金日成和他的兒子金正日也知道他們必須持續了解國外發生的一切。當日本經濟快速發展,且越來越向美國靠攏,他們知道必須派更多間諜到日本。此外,日本有相當多在日本出生並長大的韓裔,他們將成為可利用的資源。

    但60至70年代的北韓有個大問題 – 他們的整體文化基礎建立在對「偉大領袖」的個人崇拜上,即使北韓的間諜能在外表上融入日本,但在文化及語言上,他們仍然會有顯著的差異。於是他們決定“邀請”一些專家來指導他們的間諜。

    北韓特工如何綁架人民?

    他們有許多種方法可以抓到人,其中一種就是將北韓特種部隊送到日本的海灘,直接將日本人民裝進麻布袋裡,用船運送回北韓。有一些人則是被騙走的,北韓會告訴他們海外的工作機會。還有一些人是在歐洲旅遊的途中被抓走的。長久以來,日本警方和政府並未將這些失蹤聯想在一起。

    北韓如何對待俘虜?

    大多來說,北韓特務會試著綁架有關聯的兩個人,最好是年輕的夫婦。當他們掌握情況後,會將兩人分開,並試圖洗腦俘虜。他們會告訴俘虜,他的愛人已經離去,並威脅俘虜的安全。一旦俘虜的心防被擊潰,他們會讓兩人團聚。這很奇怪地會讓俘虜對綁架者心存感激。

    俘虜們會被安置在特殊的「非請勿入區」,基本上是有門禁的社區,只有擁有特殊的政府通行證的人才可以進入。在社區內的都是曾在北韓以外的地區生活過的人。政府擔心一般民眾會從這些人口中聽說外面的世界,人們可能會與現在的悲慘生活比較,進而反抗。

    這些俘虜會被安排教職或是翻譯工作。他們也被特務全天觀察著,特務們會試圖習得他們的習慣及無意識的文化表現。

    與一般北韓人民相比,日本俘虜的生活過得更好。他們有更好的食物,及稍多一點點的自由。俘虜們被允許結婚生子,當然,孩子們會被培養成「真正的愛國者」,如每日早晨向偉大領導人的畫像敬禮。試著想像一下,你是你的孩子所崇敬的政權的俘虜,而你對此無能為力,否則你的小家庭將受到威脅。這是我無從了解的心理折磨。

    日本如何應對?

    綁架行動從70年持續到80年代,如此長的時間,沒有人將其與北韓聯想在一起。但隨著時間推移,各種傳言開始出現。而被綁架的這個想法,成為跟飛碟出現一樣的可笑陰謀論。沒有一家主流媒體會報導這個故事,這聽起來太像電影情節了。就好比你的家人發誓他見過幽浮,通常你會先懷疑他的判斷力和理智有否問題。這就是這個議題被看待的方式,直到20多年後的2002年9月17日。

    當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於2002年訪問北韓,並獲得金正日正式承認綁架了日本人時,日本民眾非常震驚。金正日宣稱日本人民是被過分熱心及過分愛國的北韓人民所綁架。小泉及金正日宣布了這個消息,並希望所有謠言到此為止,試圖穩定兩國關係並繼續前進。然而,這個宣告造成了完全的反效果。

    作家羅伯特伯因頓(Robert Boynton)曾經是這個報導的主要記者,他在一場與新聞媒體「The Korea Society」的座談會(限英語)中提及:「一位日本朋友告訴他,這些綁架事件及2002年北韓的自白是“日本的911事件”。在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日本自認為已對外界的麻煩及暴力事件免疫。這些綁架事件顯示出完全不是那麼回事。世界是一個陌生又危險的地方,日本人民即使在自己鄰居間也是不安全的。我想特別令人心碎的原因之一,就是龐大的無力感。」

    這讓我想起多年前的一個噩夢,那是在我結婚前的事。我夢到我將我的妻子介紹給略為疏離的父親,然後他突然開始痛毆她。我試著阻止他,但我動彈不得!我的身體完全僵住了。我甚至不能尖叫,同時他仍在毆打我所愛的女人。我想許多日本人在聽聞這些綁架案時,也是這樣的全然無助,他們幾乎什麼也無法做。日本沒有能拯救他們的軍力,也沒有能向北韓施壓的籌碼。最終,其中5名被綁架者回來了,其餘中的部分人被允許探視,日本人只能祈求他們未來一切安好。

    為何沒有更多人知道?

    當我在思考這個問題時,我被我十分喜愛的經典電影《北非諜影》(Casablanca)中的一句話點醒。亨弗萊.鮑嘉(Humphrey Bogart)說:「在這個瘋狂的世界裡,很顯然的,三個小人物的問題是如此微不足道。」我覺得這句來形容這事件特別適當。對那些被綁架者的家人來說,這是場異於其他歷史事件的悲劇。但在重大國際政治情勢的考量下,17名年輕人的幸福人生其意義十分渺小。寫下這句話時令我感到非常不舒服,我多麼希望事情能有所不同。但仔細思索:日本當時該怎麼做?羅伯特・伯因頓在他的書《北韓非請勿入區:北韓綁架計畫的真實故事》(The Invitation-Only Zone: The True Story of North Korea’s Abduction Project)中提出證據,日本政府早在這些綁架事件公諸於眾的數年前就已經知道了。他們應該做什麼?他們可以做什麼?向北韓宣戰?根據憲法第九條,日本無法宣戰;而即使他們可以,為了拯救17人而犧牲更多生命,就算不是數十萬人而是數百人,值得嗎?這是在不可能改善的情況下的一個解決不到的問題。

    總結

    當我第一次聽到有人說這個事件與美國911事件相似時,我認為這過於誇大了。但在深思熟慮後,我感同身受也同意了。當然,兩者的規模及侵略,是完全無法比擬的,但在無力感及恐懼方面,它們是相似的。我們生活在一個令人驚恐、瘋狂的世界,每一天似乎都變得更加嚴重。我們的生活居然能夠如此輕易地暴露在恐懼中,是如此容易被無助感包圍,而感到不知所措。但我在綁架事件受害者的父母及家人身上看見他們的堅強,他們帶著希望度過每一天,希望能盡快與他們的親人重逢並再次擁抱他們。如果他們面對如此難以置信的逆境仍如此堅強,也許我們也能辦到。

    *Featured Image:jp.fotol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