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日本的英語程度落後於其他亞洲國家?

  • 文化
  • 社會
  • 如果你是在日本授課的英語教師,或許你有在其他亞洲國家工作過的經驗。若真如此,來到日本時你也許會感到難受並發現你的學生水平比想像要低。日本學生雖然勤奮好學、行止得宜和彬彬有禮,但較之南韓和台灣等地學生的英文口語能力就顯得遜色。為何日本在英語能力上好像落後於其他亞洲國家,當中原因又是甚麼?

    本地英語教師

    本地英語教師

    2015年5月,《日本時報》發表文章指出日本公立高中的英語教師缺乏英語能力。文中引用一份2014年有關公立高中教師英語水平的調查,結果不如理想。只有一半的教師在能力試驗中得到「進階」評級,少於百分之30的國中教師得到同一評級。

    相等於TOEIC多益英語測驗的730分,日本英檢1級或準1級的英語能力並非多數教師具備,該些教師以教授英語作為日常工作的一部份。英檢的成績來自日本各縣,因此輕易能了解日本全國高階英語能力的高低分布。

    福井縣在國中及高中教師英語能力調查中均名列第一,分別得點百分86.3及49.4。東京都及香川縣成績亦佳。然而,在榜末得點差劣的縣國中教師僅得點百分之13.3,高中教師亦只得點百分之36。我的工作地點熊本縣位居中游。

    日本的英語教師水平如此低下,無怪乎學生的能力也多有不足。如你在街上遇到一個國中學生(有些已經學習英語好幾年了),常見情況是當他們用英文詢問你一個簡單的問題(加上使用徹底模彷教師那像唱歌一樣的生硬聲調)時,他們往往無法明白你回答的答案,即使那只是一個單字。不止一次在日本有年輕人問我從何而來,當我回答「英格蘭」時他們完全茫無頭緒。

    日本文部科學省為英語教師訂下一個高目標,原因是想要在2017年前分別提升國中及高中教師的英語能力水平至百分之75及50。然而對於日程緊密的忙碌教師而言,抽時間來快速提升自己的英語能力並不實際。

    那為何日本的英語水平比其他亞洲國家,如中國、南韓和台灣要遜色?畢竟日本在二戰後受美國影響甚大,很多街道指示牌都有日英雙語,反而中韓相較之下通常較少提供雙語。

    外地英語教師

    外地英語教師

    全球有名的「外國語青年招募計劃」(The JET scheme)從外國引入英語教師在日本學校授課,亦有數目龐大的英語會話教室和提供孩童在課餘參加的英語俱樂部,但這些有多大成效?

    在中國沒有持有最低限度一個TEFL資格的話,你將難以找到一份體面的工作。但在日本很多主流公司會聘用沒有教育資格的教師,連JET也會這樣做。很多英語學校會自行提供培訓(質素各異 …),因此幾乎能將英語說得像母語的都會聘用。當然,教學經驗和資格突出你的能力並讓你獲得聘用,但這不是常態。有建議指文部科學省可以增加經費以提升本地英語教師的能力水平,以便停止輸入沒有助益的不合資格輔助語言教師和英語會話教師。

    文化背景與教學風格

    文化背景與教學風格

    另一個使其他亞洲國家有比日本更出色英語能力的原因是文化差異。的確多數亞洲國家學生似乎比其他地方,如南美、西班牙和俄羅斯等等的學生要害羞和安靜。也似乎其中最害羞和安靜的是日本學生。

    如果你在日本有教過一定數量的學生,可能會有一兩個學生所表現出的自信、坦率、善言和好學在你心中留下印象。如果你願意好好教育他們的話,可以將他們從本來不吭一聲有所改變。事實上不說話的話英語會話根本不會變好!日本學生多數不願去實踐和只肯說必要的話,造成惡性循環。但這不是學生的錯,這是學校教育出來面對外語時的態度。

    日本不是多文化國家,中國也是一樣,直至最近才開始與世界接軌。而一定程度上日本也是給人特立獨行於世界的印象。其他亞洲國家如台灣、南韓和中國不斷變得更國際化。但日本重視其自有的傳統和習俗並不願改變,在外語方面尤甚。

    但日本在這問題上並不孤單。回想我仍在上法語課時,我們也有同樣的問題。在學習法語五年後,我仍難以連著說幾句話,現在已經十年,我對法語幾乎一無所知。全因為我在學校時只學習法語的表面–只學考試而不是長期、實用的知識。在日本因為好成績非常重要,很多小孩只為考試學習–考試過後知識不再重要,忘記就像學習般一樣快。

    總結

    2014年,英孚教育(Education First, EF)發表的英語能力指數(EPI)中日本位列60個國家中第26位,其他排行內的國家包括南韓(24位)、香港(22位)、新加坡(12位)和馬來西亞(11位)。中國比日本要差,位列34位。審視六年資料,英孚教育指出日本成年人英語能力有所下降,而同時其他國家(如越南和印尼)則有進步。日本集中於在學校讓小孩學習,講課並不促進以溝通式教學法學習。如果日本文部科學省真的想作出改變並讓學生畢業時英語能力更好,他們應對症下藥–正是教育方法之弊妨礙他們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