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日本、美國的幼兒園有什麼不同?來看看這個透過研究的分享

  • 文化
  • 社會
  • “3種不同文化下的托兒所人類學實地考察”參考自Tobin、Joseph Jay、Yeh Hsueh與Mayumi Karasawa的研究資料:Preschool in Three Cultures Revisited: China, Japan, and the United States(2009)。

    在進行“虛擬的”實地考察,也就是觀看Joseph Tobin重訪3個文化的幼兒園:中國、日本、美國(2009)的人類學影片之前,全班預想了我們會在這個影片看到什麼。大部分的同學都猜測中國托兒所的特點大致上會是:服從、競爭、安靜;日本托兒所的則是:團體遊戲、團體活動和短劇表演;而最後的美國,大家覺得:愛國精神、自我表達和孩童間的互相溝通。這些預測會符合影片的真實內容嗎?還是說只是一堆刻板印象呢?

    封面照片

    中國幼兒園

    首先,雖然最新版的影片發行於2002年,人類學家們在這部影片裡的攝影紀錄其實是分別是1995年開始拍攝的中國及1984年開始拍攝的日本作為比較。從兩所中國托兒所的案例來看,我們注意到1995年的影片是藉由「一起去廁所」展現團體性,然而,在美國抱怨因為人口密度過高造成糟糕的勞動條件之後,我們發現2002的影片廁所是分成男女的。因為這項微妙的變化,教師與人類學家們推斷集體主義會降低且會提升個人主義。儘管如此,團體性在一起遊戲運動以及說故事時還是相當鞏固的。說到說故事,我們擔心教師並不干涉「讓學生給予意見讚美或批評講故事的人」這一點。當教師要求由同學們給講故事的人回饋,而不是教師自己給時,他們相信講故事的人從同儕間獲得回饋受到的挫折不如教師自己發表來的大。很明顯的,我們看到教師讓學生表達自我且藉著批評學習團隊合作、培養每一個體。再者,中國的師生比例相當高(1:35),年輕的老師從1995年開始這兩年間努力教導學生們同一首歌,然而許多1995年的研究即指出,指導孩童準則會限制他們的創造力。

    日本幼兒園

    第二,衝突解決是日本托兒所的教育大方向(並非全部)。從觀察來看,我們發現於1984和於2002,當學生之間起衝突時,教師的反應處理是一樣的。他們並不會真的出手干預,而是忽略這個問題(當然也不是全然忽略,他們還是會注意觀察以防發生緊急狀況)讓學生自己解決。日本人相信,如果教師太早介入衝突,孩子會錯失在社會互動裡自行尋找解決方法的機會。假如教師真的介入干涉,那只表示這些孩子無法解決問題,所以才需要大人充分的社會經驗幫忙。而且,日本教師讓不同年齡層的孩子互動,由年長的照顧年幼的,藉以讓他們學會同理心。幼年期的孩子被教導傳統文化價值觀,像是「思い遣り」(おもいやり),也就是體諒之心,讓他們能夠理解並回應他人的情感及需求。

    美國幼兒園

    第三,在夏威夷檀香山以及亞利桑那州鳳凰城的美國托兒所都有相似的特質。我們注意到美國的師生比率跟日本和中國相比少很多。美國托兒所高度注重個體主義,強調自我表達(即使是錯的)且給予孩童選擇,這也反映出民主思想。美國托兒所也用「熊熊夥伴」教導孩子如何照顧他人。為了提升創造力,畫畫也在日程表裡。還有就是,錯誤的行為並不被認為是壞的行為,只是個錯誤而已。另一方面,京都托兒所批評美國教師在情況不是那麼安全的時候給予孩子判斷的自由,更甚,很多人也批評強制要求兒童保持忠誠這一點。

    結論

    最後,我們總結,觀影前的預測並非那麼精確(雖然的確有幾點符合)。中國托兒所並非那麼競爭、安靜,也沒預期中那麼服從。日本托兒所或許是有點集體主義,但也因為其他特質而沒預期的那麼明顯。然而,美國托兒所跟預測卻是幾乎都符合,因此我們認為,因為世界受到好萊塢電影和社群媒體影響而「美國化」,即使從未到過美國,我們對於一般美國印象也比較確實。而日本跟中國,刻板印象或許跟現實有一點點符合,但其他沒有預期會出現的特質讓我們對這些文化有了更深的認識。畢竟,沒辦法說哪個文化下的教育比較好,其實都各有優缺點,而可以改善教育系統的方法就是去學習好的部分並接受來自其他系統的批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