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入日本社會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務嗎?來探究背後原因!

  • 文化
  • 社會
  • 不管在日本已經生活了超過十年以上,又或剛剛從日本回來、完全無法忘記在那裡的舒適生活,日本愛好者都禁不住把自己和他們比較,希望能成為當地社會的一員。

    從美國和歐洲人的角度來看,這一點也沒錯。在歐洲,若想成為當地人民的一份子,只需到任意一個地方住上一段時間,學懂他們的語言,人們便已很自然地接受你為國家社區的一員。特別是美國,這個民族文化大融合的地方,要加入他們根本不是一件難事。

    融入日本社會

    可是,為什麼同樣的做法,在美國和歐洲可行,卻難以在日本奏效?
    是種族的問題嗎?難道是語言的阻礙?還是心理上的抗拒呢?這樣的不適應到底是來自外國人的一方還是日本當地人呢?接下來我將會深入探討日本最具爭議的社會議題 – 外國人的社會融合。

    1.什麼是「外人」(gaijin)?

    儘管「gaijin」不應是一個擺得上場面的字眼,但日本人經常會不含任何歧視意思地使用。更甚的是,比起其他名字,有時用「外人さん」(gaijin-san)稱呼外國人聽起來更可愛、更親切。

    但是,經常性的使用也間接表達了日本人對外國人的立場。「外人」是日文「外国人」(gaikokujin)的縮寫簡稱,意思即是來自其他國家的人。噢,這詞語不錯欸,不管怎樣說也好,你始終都是日本的外人。這是事實,不是嗎?

    可是,有兩個因素導致「外人」成為一個不太令人舒服的字眼。第一,是居住在日本的實際時間。對於那些在日本只不過住了2到3年、又不太願意融入當地社會的外國人,被稱為「外人」也是無可厚非的事。可是有些外國人,一生都幾乎住在日本,但他們仍是被視為「外人」。這樣又是否一個正常合理的做法呢?也許合理吧,可我們有曾在歐洲或美國的其他地方遇見過類似的情況嗎?難道出生在奧地利的阿諾·舒華辛力加或父籍在肯尼亞的奧巴馬比起其他美國人,是不屬於美國的美國人嗎?(在此,我們不是在討論任何種族歧視,而是純粹的文化認同)

    那麼為什麼日本是如此的不同?

    導致這種情況的便是第二個因素 — 島國根性。日本一直以來都是一個與世隔絕的國家,基本上生活方式仍停留在中世紀及現代世紀前期。因此,它保留了最純粹的本地文化及身份認同,比起其他文化,社會的排外性較強。當然,有人會質疑這種說法,在1868年明治時期及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日本採用了大量西方概念,它曾經嘗試把國家「美國化」,這可以從紐約和東京如此的相似中可以看出。

    但事實上,儘管日本人採用了不少外來概念及法則,但他們卻只以自己的方式去適應這些東西。亦即是說,日本根本不曾「歐陸化」或「美國化」。他們把所有的外來事物進行微調,調整至更接近本土文化的東西。即使起源至外地並被完美地調整及採用,外來事物仍被排除在日本之外。這亦是外國人現時的經歷。他們適應了日本社會,某程度上被國家接納了,但永遠不會成為文化的一部分。有些人甚至說,不管在日本生活了多久,你永遠也不會成為真正的日本人。

    不過,這種說法實際上過份極端,亦不完全正確。沒錯,日本人排他性高,外地人要融入當地社會十分困難。但難道要融入其他國家便是一件易事嗎?我看就未必了。表面上,外國人能成為社會的一員,但在更深的身份認同層面上,他們永遠不會成功。所以,我們可能一直都錯怪了「外人」這個說法,它可能不具歧視意味或視外國人為外人。也許在眾多文化中,只有日本是如此誠實坦白地告訴外國人:改變原本的身份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2.語言的阻礙

    對於外國人來說,學習日語是打破隔膜、「成為」日本人的第一步。可這並非一道容易跨過的障礙。

    根據2007年的一份研究指出,日語是全球最難學習的語言。這不難理解:除了三種書寫系統外,日語還有敬語系統,簡直是難上加難。有人計算過,要想通過日語能力測試中的N1級別,或練成一口流利的日語及良好的閱讀能力,至少需要3到5年持續不間斷的學習。但是,從N1(能力測試中的最高級別)到母語階段的差距是多少?在「成為」日本人的一環中語言又扮演著什麼樣的重要角色?

    首先,整個日語能力測試著重的是漢字和文法,而通過N1測試意味著日語能力相當於本地16歲學生的水平。不過,很多外國朋友表示,即使通過了N1測試,他們時不時仍能從小朋友的口中聽到一些不懂的單詞和句子。這不禁令他們默默地猜測自己真正的日語水平。

    導致這種情況在於日語本身,除了是由大量漢字和複雜的文法構成外,它的「成長」速度是所有語言系統中少有的快,每個禮拜、每個月、每一年,很多新創或外來字眼都會不斷地被納入日語字典中。即使是土生土長的日本人,有時也會難以跟上這種步伐。而且,幾乎每個城市都有自己的方言,方言間的分別有大有小。因此,要成為日本人或掌握日語,單純地通過語言測試是不夠的。外國人還需要跟上語言的轉變,擴大單詞庫,敬語和俚語都要懂,還需要明白或操控當地城市的方言。

    我遇見過很多日語達到上述水平的外國人,在見面前甚至沒有日本人會覺得他們不是當地人 (因為他們大多是歐洲人)。他們覺得這超棒之餘又有一些挫敗感。操著一口不亞於本地人的日語,自然期望當地人視自己為他們的一份子。可是,不管日語說得怎樣好,不是本土生的日本人就不被視為日本人,因此對待外國人時總欠缺了一份真摯感和親切感。這大大打擊到這些人,某程度上還傷害了他們的感情,令他們不禁問:我到底要怎樣做才能成為他們間的一員呢?

    3.身份的認同

    我的問題是:你真的希望成為日本社會的一部分嗎?

    說了這麼久,相信大家都明白,雖然居於日本時間的長短和日語的流利程度並不能使自己成為真正的日本人,但表面上卻能融入社會。儘管生活上並不完全遵從他們的方式,卻能明白了解當地文化和習慣。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到底是甚麼區分了日本人和外國人。外國人起碼能流利地操控兩種日語外的語言,一種是英語,另一種則是自己國家的語言。若是美國人,還能說一口純正的西班牙語呢,可這就是後話了,請容我在這裡不多加細說。外國人有自己的文化背景,例如是法國、德國、北歐、拉丁、斯拉夫等等;他們明白美國人/歐洲人的思維模式;他們清楚理解美國或歐洲的經濟是如何運行;他們還知道要如何和同一文化背景的人相處。

    話是這麼說,但很少人會同時擁有上述特質。不過,如果可以選擇的話,大家會放棄它們以成為日本人嗎?事實上,我在日本人遇見過很多外國人,他們很努力(甚至是太努力了)地去捨棄外國人/外人的特質。我真的不明白,為什麼他們願意放棄這些能區別自己和其他人的事物以成為其他東西。

    好了,如果大家還處於兩難,無法判斷自己是否能成為日本人,沒有人能教你要怎樣做,答案只在自己心中。但最好的做法是保留原本的自己,保留自己的語言和特質,不要在轉變國籍時迷失了自我。不管怎樣說都好,在異國生活是一種轉變,不單單是表面上語言的轉變,還有的是文化認同的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