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漆飾來表現香蕉和昆蟲的日本新銳藝術家野田怜真

  • 全國範圍內
  • 推薦
  • 藝術
  • 介紹當代藝術專業網站「TRiCERA」中受𥌓目的新銳藝術家
    作者:奧岡新藏 2020年5月14日

    .野田怜真是一位年輕且有特色的藝術家。
    .以昆蟲和香蕉為主題,使用漆來表現作品。
    .為了想和女朋友進同一所學校才選了美術科之令人意外的過去。

    以原本就存在於自然界中的昆蟲和香蕉為主題,用漆來表現創作的野田怜真(noda ryouma)。

    說出想要創作出「象徵積極的事物」的野田怜真,今年25歲。是一位現在仍在就讀東京藝術大學碩士班,備受𥌓目的年輕藝術家。

    可能很多人聽到「藝術」就有沈重的印象,其實目前當代藝術的世界中有許多年輕又新潮的藝術家活躍著,創造了一個又一個新的世界觀。

    我們採訪了野田怜真,對於作品的想法,以及踏入美術界的契機。

    〈野田怜真訪談〉

    -首先能聊聊你的作品嗎。

    我的作品大部份都是甲蟲或昆蟲,最近也以香蕉作為漆飾的主題。

    我想表達的是自然界當中各自的故事。看著昆蟲和大自然,我認為人類無法做出能與它們匹敵的形狀。

    從自然產生的形體、色彩的厲害之處,是人類無法匹敵的。當我想著作為人類的自己能做什麼的時候,那不如表達事物本身自然的形體,以及它的背景與故事,最後得出了現在的創作方式。

    Vanana 刺/20.0×11.3×4.6/乾漆・銅

     

    -自然界中有那麼多東西,為什麼你選了香蕉來創作?

    香蕉是一種象徵。它既是富含營養價值的水果,而且當它結成果實一串串往下吊的樣子就好像王冠一樣,讓人感到充滿能量。

    作品取名為「Vanana系列」,當中頭文字「V」也是勝利「Victory」的意思。能有如此氣勢磅礴的存在感,都是由於取自真實的香蕉形狀。

    -甲蟲也是如此,是因為想描繪出氣勢很強的東西嗎?

    嗯,其實我覺得對於藝術而言,最重要的應該是要創造看了會變得正向的東西。

    我覺得不要讓人感到消極,而是能否帶給觀賞者好的回憶、勝利或興奮感之類積極正面的感覺是很重要的。

    甲蟲代表了有如戰國武士的盔甲一樣威嚴的象徵,同時也有表示「堅強」等向前邁進的精神般的形體。這也是我要傳達的信息。

    -使用漆來創作也是很重要的事嗎?

    沒錯。果然一想到要在這個國家做藝術創作的話,它就是最合適的素材。我認為它適合日本的氣候,文化等。

    《尋常に》 50.0×220.0×150.0㎝, 乾漆・金箔・鮑貝

     

    -你高中是唸美術科,是因為本來就對藝術有興趣嗎?

    其實是一個很庸俗的理由,就是選了和國中時交往的對象同樣的學校(笑)。所以說還真的是偶然。

    但是,在學習中越來越感興趣。原本我就喜歡形體創作、設計等等視覺的世界。

    因為這樣,我在三年級的時候以美術大學作為升學目標。當時是以愛知的公立學校為目標,但是落榜得一塌糊塗(笑)超級不甘心的。

    -但是隔年你還是進入藝術大學了呢。

    沒錯,真的是太好了。

    老師和前輩都是很厲害的人,確實地激發了我的靈感。我認為擁有可以與自己交流碰撞的人非常重要。

    為了創作而蒐集的標本

     

    -你的嗜好大多是像藝術創作之類偏室內的活動嗎?

    不,完全不是,是戶外派的。喜歡像是溜滑板、釣魚之類,我應該算是喜歡出門玩的孩子。國中國小都泡在足球,高中則是沈迷在橄欖球活動中。

    《進化》70.0×185.0×170.0, 乾漆・銀箔・夜光貝

     

    -您喜歡看畫嗎?

    唔,不是不喜歡,只能說有點不擅長(苦笑)。

    特別是抽象的畫很難看懂,覺得有點壓力。我喜歡可以看到全面的東西,只要用眼睛就能懂。

    從這個意思上說,不管是造型的物體還是蟲,觀賞的時候不會有壓力。蟲是最沒有壓力的。

    -正因為如此,所以你想要表達視覺的美好之處嗎?

    對於某些人來說可能很令人毛骨悚然,但我認為它們非常漂亮。我認為自然的厲害之處和它的美麗絕對是壓倒性地超越人類。

    工房的一景

    -創作的時候,有什麼特別注意的事情嗎?

    這樣說可能有點曖昧,像我是不會把自己關在殻裡的那種人。我認為和人交談是很重要的事。

    覺得和他人談論自己想要表達的東西,並互相激盪影響是很重要的。

    最近有和在活躍於第一線的人交談的機會,聽他們的故事,或是被問問題後被批評,都非常地受益良多。我認為把自己關起來是不行的。

    《Vanana 煌》 20.0×13.0×4.2, 乾漆・鮑貝

     

    -你未來的目標是什麼?

    想要精益求精。比起做新的東西,更想要深入探究現在的創作表現方式,例如現在正在做的香蕉等等。

    我在想要如何進化才能想把自己想表達的內容更容易的傳達出去,現在應該是磨練這方面最好的時期吧。可以的話我希望能和更多的人分享。

    啊…但是我的目標是做出像甲蟲那樣華麗到有點誇張的東西(笑)。


    野田怜真(noda ryouma)
    出身於1995年愛知縣一宮市。2014年畢業於愛知縣立起工業高等學校設計科,2015年進入東京藝術大學工藝科。去年在東京藝術大學畢業展中榮獲取手市長獎。現在在東京藝術大學碩士班工藝科主修漆藝。

    野田怜真的相本集
    原文來自Fujitv-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