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移民政策來解救日本是唯一的方法嗎?

  • 文化
  • 社會
  • 很多年前,在我來日本之前,我參加了一個日文短期密集課程,因為我想在來日本前先做好一些準備。有一個在我前面的學生比我早來日本幾個禮拜。我們寄了一封信問他“日本是個怎樣的國家?”在信中給我們的回答是:“在這裡有很多日本人”。我們讀了信之後,當然覺得“あたりまえ(atarimae)”或是“當然是這樣啊!”然而,當我到了日本,我才逐漸瞭解到他的意思。

    在美國,在一些大城市裡,你會看到美國人口統計的基本是由很多族群組成的。最大的族群是白人,其次是拉丁裔美國人,再其次是亞裔或非洲裔美國人(取決於你所在的地點)。 不用說,幾乎在任何一個大城市裡,你會看到非常多樣化的人種。所以,當我來到日本時,我很震驚!這裡真的有很多日本人。

    日本是世界上單一族群社會之一的國家。孤立的歷史和島嶼方位,它從來不是個讓難民會想來當避難所的國家。外國人佔總人口的不到百分之二,而其中大部分的外國人口是韓國人(大部分是在日本出生和長大,而且只會說日語)。在上圖中,你可以看到日本5個最大的外國族群。日本是外國人聚集極少的國家,然而日本對此也感到非常自豪。但這種單一族群社會可能也會對國家有負面影響。

    目前日本正面臨嚴重的問題。在許多先進國家,如英國、德國和美國,老年人的人口比例正處於危險階段。但美國和歐洲國家對於這樣的社會經濟壓力開始採取一些紓解政策:那就是移民。大多數先進國家採用移民政策來紓解人口老化的問題。但日本似乎沒有採用這種這種政策,不是因為沒有能力這樣做,而是缺乏這樣做的意識。

    那會有什麼問題呢?

    日本的人口正以快速的萎縮。日本的人口目前約為1.3億,但預計到2060年將減少到8700萬人,而工作(繳稅)的人口將下降一半以上!現在人口過多的國家,的確不是一個大問題,但對日本來說,這真的很可怕。在2060年,人口數將減為現在的一半,相對而言日本將是一個不錯居住的地方,但牽扯到時間性就會衍生成一個大問題。為什麼呢?

    試著回想你的高中的公民課。人類為什麼放棄狩獵採集生活方式,而轉變成定居,發展文明?因為集體安全和集體經濟。我們的祖先意識到,通過建立政府系統,人們可以分工合作。有些人種植食物、有些人發展武器、有些人做建築。所有的人都在一起工作,國家通過收稅來照料他們。隨著社會主義在19世紀到20世紀的興起,國家越來越變得穩固。我們開始把我們的未來寄託在社會保障計劃。我們透過每個月的收入支付稅收,當我們退休時,國家會給養老退休金,讓我們能夠自給自足,直到死亡。

    這些系統是世界大戰之後在人口暴增和世界經濟起飛時期建立的。日本,在某程度上感謝美國的投資,使日本經濟起飛。隨著這種以前難以想像的個人財富水平,日本人開始慢慢改變。越來越多的人搬到城市,離開父母的農場,去找更高薪的工作。日本商業文化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有了改變。大家努力工作,而希望可以拿到巨額獎金和退休金。基本的社會契約是,員工盡力為公司工作,並支付用工資支付社會保險,基本上公司保證他終身就業穩定。聽起來這應該是一個很不錯的計畫吧!

    但是,隨著經濟學和更自由社會的改善,出現了一些未能預想的長期問題。過去,當日本更像是農業經濟時,一個家庭平均有5個孩子。這些孩子在未來都是要照顧農場的所有工作。但是,隨著出生死亡率降低、生育控制、沒有再多生孩子,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小孩愈來愈少,通常只有一兩個。看看上面的圖表。 你可以看到人口在20世紀中葉時非常繁盛,但在21世紀初,出生和死亡率出現交叉。如果繼續,這將創造一個“X” – 意味著每年死亡的人口比出生人口多。

    所以又回到了原本的問題,“為什麼這件事那麼嚴重?”因為稅收。如果人口將繼續減少,老年人口(非勞動人口)增加,而不有所改變。養老金制度需要注入新血液。他們向領養老金的人支付養老金,而這些養老金來自今天正在工作的勞動人口。它就像一個銀行。當你把錢存入支票或儲蓄帳戶時,你允許銀行將這些現金去做投資,但作為回報,他們必須支付你的利率。但是,如果銀行沒有更多的人開戶或把錢放進帳戶,同時又有很多人想要提錢,這樣就非常危險。我們稱之為蕭條。

    日本就像個銀行。每年,在銀行中存錢的人越來越少,而提錢的人越來越多。目前日本還沒真正遇到無法支付養老金等問題。當發生這種情況時,“蕭條”還不足以形容日本的情況。

    為何不採取移民政策?

    為何不採取移民政策?

    許多其他先進國家也面臨同樣的問題,但他們通過移民來減輕社會負擔。總有成千上萬的人願意進入這些國家,來這裡工作,支付社會保險,然後可以領取養老金。美國在歷史上做過很多次。那麼,為什麼日本不用這樣的方法來解決呢?

    我和我的日本太太幾年前討論過。我為她解釋這個問題,並且試著向她解釋,從邏輯上來說,唯一的解決辦法是日本接受更多來自其他國家(像是美國)的移民。而她的回答則是,“我不想讓日本像美國”。她的意思是,她不想讓日本的民族樣貌改變。她不想要一個“多元文化的日本”。這使我成為種族主義者。但是,隨著我越來越了解日本,我愈來愈懂這個想法了。

    日本人的價值是“和(wa)”。這個單字的意思很難翻譯成英文。雖然“和”可以翻譯為“和平”,但不是那種“世界和平”的意思,而更像是平靜和穩定。如果你坐在火車上,每個人都在靜靜地閱讀或保持自己的穩定性,突然有一個人打噴嚏或他們的電話鈴聲,你可以感覺到這種“和”的氛圍受到干擾。日本的確是個有禮貌的社會,大家都以維持這種和平與平衡為中心。但是,如果外國人出現,就會打亂“和”。

    如果你去過日本的較小的農村地區,你可能會知道我在說什麼。我在日本的前幾個月,我覺得自己像明星。當我進到一個地方,每個人都會變安靜,然後大家都看我。然後會有一陣短暫的尷尬和沉默,其次就是就“外國人(gaijin)”的一堆討論。一開始,我還蠻喜歡的。但幾個月後,我變得超級厭煩這種感覺。現在,我幾乎沒有注意到。無法跟你說我搭過幾次擁擠的公車,車上每個座位都被佔滿,除了在我旁邊的那個座位是空的。所以,這是種族主義嗎?嗯,是也不是。

    在日本的外國人會遇到什麼問題?

    日本的種族主義問題看起來有點複雜。在西方,我們傾向於將種族主義視為一個較小的群體,只是因為他們的種族不同。但在日本不是這樣。日本人很喜歡外國人,特別是歐洲人和美國人。作為在日本的美國人,我實際上受到許多人的仰望,並經常受到禮遇。這算是種反向的種族主義。但這裡還是有摩擦的。日本愛外國人,但他們認為外國人不能適應日本社會。像是在日本生活了近100年的韓國國民。外表上無法分辨他們是日本人還是韓國人,但他們也還是不被接受是日本人。

    如果我和另一個外國女人結婚,我們在日本有了孩子,只說日語,送他們到日本學校,讓他們適應日本社會,我們的孩子仍將被稱為“外國人”。這不是因為仇視。我的孩子和我不會被剝奪任何基本的公民權利,在法律上沒有存在真正的種族主義,但我們還是會被認為是“不同的”。在日本社會中“和”的概念,包括那些不符合自己社會的概念。

    那麼,可以移民到日本工作嗎?

    說實話,我不知道。最近的民調顯示,越來越多的日本人願意接受移民者。但是當他們開始覺得周圍的人愈來愈不一樣,他們會有怎樣的感覺?我們已經看到在許多實行移民的國家中有些仇視外國群體的興起,然而我覺得恐怕在這裡也會發生同樣的事情。

    日本文化是否會被外來的人口們粉碎?我想很難。其實我倒覺得日本文化會影響那些移民者。我認為美國文化是由移民形成的。作為人類,我們渴望成為一個群體,但又想與其他人不同。因此,當一個新的群體出現在我們旁邊,我們會強調彼此的差異和我們自己特別之處。我認為如果日本打開了移民的大門,你會看到日本傳統文化的變得更顯著。日本青年會對自己的歷史和文化更感興趣。右翼團體會增加,但在這種情況下這是正常的。也可能會有一種“日本驕傲”的社會運動產生。

    換句話說,如果日本開放移民,日本將變得更加日本。會有很多變化嗎?當然會。犯罪率可能會上升,你可能會看到更多的種族會有衝突,但我們必須明白,這些都是國家經歷過程。問題是下一步。在大多數社會中,在第一代緊張衝突之後,第二代人可以有國家歸屬感,之後大多數緊張局勢就會消失了。但日本可以接受外國人成為日本人嗎?這個我真的不知道。

    結論

    日本面臨著一個極大的困難和未知的未來。解決問題的方案是最簡單但也是文化上令人討厭的解決方案。請不要誤會我,身為一個外國人,我覺得日本是一個很棒的地方。但是,如果你來這裡生活,你也可能會很難找到真正給你關懷和或是接受你的人。如果你打算在這裡生活和“成為日本人”,或許你會面臨一些問題或是磨練。你幾乎永遠不會被人仇視,只會感到別人的冷漠。在這方面,日本是我知道的最獨特的國家。但我擔心它的未來。也許只有時間會告訴我們答案吧…

    Reference:economi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