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是你的遊樂場!看看有關現實世界的忍者,跑酷和日本跑酷達人「 島田善」

  • 名人
  • 文化
  • 社會
  • 當我們說到日本文化和娛樂,忍者就跟武士一樣有名。而當要一個影迷形容忍者時,可能會形容:「忍者是一身黑衣。他們行蹤如魅影一般,可以飛簷走壁、隱身無影,還可以用特別武器暗殺敵人」。這些都是忍者的浪漫化形象。

    然而在現實中忍者並不會身穿全黑載著面具,這樣更易被人認出來。他們就像一般行人一樣。忍者所學的武術是忍術。很多人都會認將跑酷跟忍者拉上關係,但其實他們背後的哲學思想並不一樣。讓我們來看看吧。

    忍術vs.跑酷

    雖然忍術就跟忍者一樣來歷不明,據說起源是日本的戰國時代。忍術主要是潛行和間諜,而跑酷則是自由跑動,一種有效地越過障礙的方法。

    簡單來說,忍者會為了不被注意而翻牆。他並不是特意這樣做,除非沒有完成任務的其他方法。而跑酷跑手則不在意被大家注視。他從A點到B點去翻過一面牆是因為那是障礙。他會依據其需要性而跳過、盪過或翻過去。

    跑酷小歷史

    跑酷源自於1980年代的法國,是由Raymond Belle所發展,是因為受到了法國海軍軍官Georges Hébert的「méthode naturelle.」所啟發。這種自然的活動方法後來被用於軍事活動上用以翻過障礙。這個項目傳至他的兒子David Belle,將他的武術和體操技巧和父親的「parcours du combattant.」混合。這就是後來名字「跑酷」(le parkour)的由來。

    Belle和他的朋友組了一個名為Yamakasi的團體推廣這個運動。「yamakasi」常被人誤認為日文,但那其實是剛果林加拉語「ya makási」,即是「強壯的身體、靈魂和人」之意。一個人參與跑酷的話就被稱為「traceur」。

    在Belle在2009年所寫的書中提到,他說跑酷比單純的物理活動要多。那是一種心靈狀態。每個人都跳得不一樣。第一跳又跟之後不一樣,全因為那跟環境和跑者自己的技術有關。跑酷並不是只為有型。除了加強身體和平衡外,還是一種增進自制的方法。

    跑酷跟多部電影都有合作。相比爆炸和飛車,可以在動作場面中以較少預算和沒有特效之下做出一樣的刺激。David Belle本人就在電影《13區》中以沒有鋼絲或電腦合成的方法演出,他們得到許多國際影迷的評價,大部分收到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動作場面的讚賞,但是也收到了批評,主要來自法國,對於缺乏劇情的部分做了評價說明。

    在日本的跑酷

    在日本愈來愈多人對跑酷有興趣。雖然東京跑酷社群並不大,但愛好者會一些在市中練習。也有人會自製障礙和開跑酷班。也有御宅族會將跑酷跟動畫、角色扮演結合。

    三得利的C.C檸檬飲料就在廣告中用過制服少女的跑酷短跑和後翻。

    日本以其保守和傳統文化而為人所知。人們都不喜歡會對他人造成問題的事情。因為很多日本城市都有當地人和外國人,因此就建議在端島玩跑酷。更多人知道的名稱是「軍艦島」,是在長崎的一個島嶼。自1970年無人居住但在2012時007電影007空降危機和進擊的巨人電影都有在那取景。日本跑酷協會就建議人們可以在這樣的地點玩跑酷。

    近來EXILE TRIBE GENERATIONS的「RUN THIS TOWN」影片(由Avex製作)就收獲了4百萬個點擊。而Rude Boys中動作場面的預告,用上了同一首GENERATIONS的歌則在HiGH & LOW官網上有3百萬人次看過。這樣的人氣不意外,是因為Rude Boys用他們矯健的身影展示了完美的跑酷,比HiGH & LOW宇宙的其他影片都要好。

    第一眼可能會有人以為島田善所飾演的Rude Boys人物Pi是GENERATIONS from EXILE TRIBE的成員。他在1993年5月13日出生,跟同組合隊長白濱亜嵐同年。但善在HiGH & LOW的高空跳和翻身是自己完成的而不是由他人做替身。

    島田善

    : カッコいい写真👏✨ #急にZENくんが通ります #ZEN#島田善#パルクール

    A post shared by 💚💚💚 (@ok705_ldh) on

    島田善是LDH公司的專業跑手運動員,被稱為「跑酷跑者」。他因為為幾家日本和國際公司代言以及在HiGH & LOW中的演出而為人注目,那是同公司的娛樂活動。

    島田善是在15歲時開始因興趣而拍攝跑酷影片。一年後他就決定到美國在隊伍Tempest Freerunning 成為專業跑手。在2011年,善參加了在橫濱的紅牛動作藝術,那是一個全球性具競爭力的自由跑比賽,要求運動員的能力和創意。他在那得了第5名。

    後來善繼續玩跑酷,也有參加如All Japan Tricking Battle、Red Bull Art of Motion Detroit、All Japan Tricking Battle vol.2和North American Parkour Championships等比賽,最近則是參加了2015年WFPF跑酷比賽,那是在拉斯維加斯由Mandalay Bay主辦,他得到了第3名。

    這是善和裝扮成武士的自由花式足球員Kotaro “Tokura”一起拍攝的影片:

    年輕、吸引又有活動,善用不同表演和媒體表演出他對跑酷的熱情。他參與EXILE TRIBE’s LIVE TOUR 2012 ~TOWER OF WISH~、EXILE的 “All Night Long” NV、Adidas和Sony Xperia的廣告和Microsoft Windows 8廣告,不單在亞洲,在好萊塢電影中也有演出。他也有推出一本名為FLY的圖冊。

    在過去幾年,日本的跑酷文化快速成長,但也多出意外。所以要記得跑酷的核心文化是人性。要記得享受的同時要知道自己的能力極限不要做得太過頭。害怕會令我們不會超出極限而傷害到自己。跑酷可以讓我們面對害怕之後找到平衡與妥協、承受一定風險、自我鍛鍊和自由自在。

    全世界都是你的遊樂場,感覺如何?會不會想試試跑酷?

    日本跑酷協會網站*限日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