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世界大戰對美國士兵放送電台節目的“東京玫瑰”是誰?

  • 文化
  • 社會
  •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漫長的文明鬥爭期間,太平洋戰爭的黑暗時期,許多美國水手和海軍陸戰隊經常會轉開收音機聽著廣播節目中優美的聲調,那是他們不被允許去聽的節目“零時(ゼロ・アワー/Zero Hour)”。這個被列入黑名單的電台會播放這些男孩們想念的美國家鄉流行音樂。這個節目是日軍和NHK聯手打造,目的是要讓這些美軍想家,減低他們的動力,但實際結果卻恰恰相反。雖然這個計畫對於日本帝國方面是一個大失敗,但卻留下了一個永恆的謎團:這位具有撩人嗓音,在美軍間暱稱為“東京玫瑰(東京ローズ)”的播音員是誰?在節目中她並沒有被稱為東京玫瑰,但這是美軍替她取的暱稱。

    在二戰結束後的幾年,我們對東京玫瑰也有了更多的認識,她並不是指一個女人,而是很多位。所以正確的問題該是,這些東京玫瑰們究竟是誰呢?今天我們就會來探討這個謎團,我們將會了解“零時”這個節目的始末,誰是與東京玫瑰關係最密切的日裔美國女人,最後我們會看一個最令人驚訝的問題:已故的Amelia Earhart(愛蜜莉亞·艾爾哈特)是東京玫瑰嗎?

    倒數至零時(ゼロ・アワー/Zero Hour)

    倒數至零時

    心理戰一直是人類歷史上的一個關鍵組成。舉例來說,在中國古代的一個著名事件中,有一個軍閥用數百名囚犯打擊戰場上對手心中的恐懼,他要這些囚犯站到主要部隊的前面,在他們接觸到對手之前,他們就拔出劍來劃開自己的喉嚨。這種做法傳遞出來的訊息是,“為了保護我們的君侯,我們願意自縊”。據說敵軍因此嚇壞了,在那一瞬間馬上投降,並向軍閥宣誓效忠。每一個國家的軍隊都會試著善加利用這樣老式的戰爭手法。

    日本帝國也不例外。在與美國爆發戰爭之前的幾年中,許多策劃者都知道或感覺到即將到來的衝突。日軍中很多人都對美軍抱以又大且裝備精良的印象,會引發一些士氣問題,這樣基本的想法是由德國希特勒以及一些歐洲的軍隊而來。這些國家都把民族主義純潔的理論放在一邊,人們普遍認為,你的國家越是“種族純正”,它就越強大。但是美國是世界的大熔爐,在種族關係和階級問題上總是遇到問題,在現代戰爭的熔爐裡,這些內部的問題會使軍隊分裂。帝國軍隊的一些人認為,許多為美國而戰的士兵是出於被迫的,他們只需要提醒這些士兵家鄉有多舒適,他們有多想家,好讓他們質疑自己在那裡的理由。

    所以隨著戰爭的爆發,帝國軍隊與NHK(日本的公共廣播公司)合作制定了一個挫敗敵軍的計劃。他們打算播放西洋流行音樂,提醒那些士兵想起家鄉,想起在舞廳裡,他們的女朋友可能正在與別的男性共舞。這好像還不夠清楚,在歌曲播放之間,播音員甚至還會說出來(但不會說太細節)。但是這個計畫有一個很大的問題,雖然負責這項工作的陸軍特遣部隊有能夠讀寫翻譯英文的日本人,但他們沒有人能夠說出沒有口音的英文。所以他們決定利用一些俘虜,而其中一些女人將會成為東京玫瑰。

    アイバ・戸栗・郁子(Iva Toguri)的悲慘故事

    アイバ(發音為Ai-va)戸栗是1916年出生於美國的日本移民,她的父親先移民至美國,再存錢後寄給他的太太,他們團聚之後生下了アイバ。就像其他美國移民一樣,他們也希望自己的女兒變成美國人,所以她只吃美式食物,而且雙親只對她說英文。除了種族上是日本人以外,從文化角度來說,她和蘋果派一樣是美國人。她上大學,而在珍珠港事件發生前幾個月,她來到日本照顧生病的阿姨。她對日本的印象不深,她沒有說過日文,從來沒有用過筷子,也痛恨總是吃米飯。她試著要在11月底回家,但是因為文件的疏失使得她無法登船。幾週後,日本突襲珍珠港,而她也被困在日本。

    通常在戰爭爆發時,國家會搜索敵對國的任何百姓人口,通常會在戰爭期間扣留他們,或是以交換的形式把他們送回自己的國家。這樣的情形也發生在太平洋戰爭期間,日本知道任何在美國出生的日本血統都會是絕佳的資源,如果你一直對自己的人民說種族純正,以及日本的文化比美國好也不是一個好的推廣,這只會讓自己的同胞逃到敵國。所以アイバ和其他出生在國外的日本人被迫留在日本,他們被迫放棄外國公民身份,許多人也這樣做。但アイバ堅定堅持自己的美國公民身份,而作為懲罰,她沒有拿到配給卡,沒有配給卡,她就無法得到食物。

    アイバ被困在異鄉與家鄉的家人完全隔絕,她後來在英文報紙上找到工作,她被經營“零時”的人找到,要求她幫忙主持,她需要播報低落言論給士兵。起初她並不想參與其中,但卻因為迫切需要糧食而加入。在那裡,她遇到了英國出生的少校Charles Hughes Cousens,他在新加坡被俘,在澳大利亞也曾是一名廣播名人。他負責“零時”,堅忍地工作,在日本監督者沒有意識到的狀況下,巧妙地破壞了宣傳訊息。

    アイバ在零時工作了3年,但是拒絕播報任何真正公然的宣傳,當她被迫閱讀時,她會盡量已微妙的方式讓這些變得有趣。零時在當時的士兵間造成轟動,這並沒有讓他們感覺沮喪,想家的心情讓他們更有動力去迅速且決定性地結束戰爭,好讓他們能夠回家。

    戰爭結束之後,アイバ期待著終於可以回家,但當她終於回到家後卻因叛國罪而被逮補了。最初對她的指控被駁回,但是一些美國無線電人士掀起了一場關於她的政治風暴,並說服司法部再次對她進行調查。

    雖然許多士兵都作證她不曾播報過任何宣傳,Cousens也作證她不曾叛國,但戰後的美國反日本種族意識仍然很強烈,所以這位美國女性,她犯的唯一的罪就是沒有放棄美國公民權,最終被宣判了十年的監禁。她基本上就是其他可能犯罪的東京玫瑰中唯一一位代罪羔羊。

    アイバ服刑了6年,最後於1976年被傑拉德·福特總統赦免。後來,她的勇敢被許多老兵團體表揚。

    アイバ的故事悲慘而有趣,但傳聞還有另外一位東京玫瑰,一位有著紅頭髮且喜歡飛行的高個子女人。

    Amelia Earhart(愛蜜莉亞·艾爾哈特)…是間諜嗎?

    Amelia Earhart之謎是太平洋地區最難解的謎團,她是當時最偉大的飛行員之一,沒有像她那樣的飛行員,現代航空業就不會存在。這些早期的飛行員在極其危險的飛行中出生入死。1937年夏天,Amelia展開她最後一次決定命運的太平洋飛行,她在1937年7月2日飛越太平洋時失蹤了,大多數學者認為,她不是墜入了太平洋,就是在一個未知的島嶼上墜毀且死亡了。但是有許多謠言和目擊者的證詞表明完全不同的故事。Amelia Earhart,這位偉大的空中女先鋒,是被日本海軍所俘虜了。

    有人認為身為美國總統友人的Amelia被派任一項秘密任務,她著名的飛越太平洋行動其實是掩護她飛越日本軍事陣地拍照。這個理論認為,Amelia不是因為飛機故障,就是被日本戰機干擾而被迫降落,日軍檢查了她的飛機然後發現相機。由於懲罰美國人是一種戰爭行為,所以日本不曾說過有羈押Amelia,美國也不想要招惹麻煩,所以羅斯福總統也對Amelia真正的任務三緘其口。而在這裡,這個故事岔出了幾條分支,有些人聲稱她被處決了,而有些人則說她被囚禁了。現在我們就要來看看關於後者的故事。

    Amelia Earhart(愛蜜莉亞·艾爾哈特)…東京玫瑰?

    雖然說アイバ戸栗是與東京玫瑰最有相關聯的人物,但是據說至少有12名女性主持過那個節目。我們也知道,“零時”背後的領導者幾乎全部都使用被俘的外國人作為節目的主持人,許多主持人之間根本沒見過面,所以如果Amelia是被監禁的話,她很有可能會被強迫成為東京玫瑰之一。事實上,有些和Ameila很親近的朋友說,有些主持人的聲音聽起來就是Amelia。

    那麼,她發生了什麼事呢?有些日本和美國目擊者都宣稱在瓜達康納爾島看到Amelia或是她那架失蹤的飛機,日本的村民說他們看到軍警護送一名紅髮高個白人女子。據認為,她是在瓜達康納爾島或另一個日本控制的島嶼上被日軍處決的。有幾個美國士兵聲稱,從日軍回收一個機場後,他們發現了Amelia Earhart的飛機,且被命令將其摧毀並掩埋。這個故事對我來說聽起來不太合理…但是我們可能永遠不會知道真相。

    Amelia的丈夫調查了她曾為東京玫瑰的傳聞,經過多次調查,他終於得出了結論,沒有任何證據表明這是真的。事實上,Amelia Earhart為間諜理論的許多證據一點都不合理。為什麼要在南太平洋俘虜她,把她帶到東京好幾年,然後再把她送回南太平洋去處決呢?雖然這很可能不是真的,但卻是可以思考的一個有趣情境。

    結論

    東京玫瑰的故事對我來說是非常有趣的,不僅因為我對對心理戰有興趣,而且對身份概念也感興趣。想想看アイバ戸栗,種族上是日本人,文化上是美國人,被要求支援她父母的國家來對抗她的出生國家。這個心理遊戲一定是在開你玩笑,只有回到自己的國家才會被當成叛國賊將近40年!

    アイバ並不是唯一經歷這些的女人,不僅有為東京玫瑰發聲的女性,德國納粹和義大利法西斯都有類似的行動。關於戰爭,特別是世界大戰,在學校的教科書上寫滿了許多我們都知道且記得的重大事件,但是每一場戰爭都是由數百萬件鮮為人知的悲劇故事所組成的。我認為,了解這些重大事件當然是至關重要的,但我們也必須銘記在戰爭世界中求存的一般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