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這部紀錄片見證日本廚師「小野二郎」的壽司藝術

  • 文化
  • 在我看來,我認為烹飪是一種非常精美的藝術形式,但很多人認為它是理所當然的,或者因為其豐富性和規律性而忘了它。藉由從完全不同的生態系統(它們本身都是無味或不相容的)中收集不同的食材,然後巧妙地將它們以適當的數量及質感組合在一起,不僅創造出一種秀色可餐的效果,還創造出一種平衡的口味以滿足味蕾。我相信所有形式的藝術都包含了想像力、即興創作和對物品的創新運用。因此,我把飲食文化視為一種非常多樣化的藝術形式,它在這世界上有著獨一無二的美,並讓人類持續交流和互動。

    此外,日本文化也具有多樣性和獨特的藝術。它的美已在世界各地散播開來。毫無疑問,日本料理包含著非常獨特的美學,它的食物能夠如此簡單,卻又如此精細,它所呈現的方式和它的口味一樣重要(甚至更多)。

    例如,當漫步在滿是餐廳的街道上,大多數餐廳都會展示著所謂的“樣品”。這些塑料食品模型看起來就像食物本身一樣真實,讓客人能夠預先知道餐廳會提供給他或她什麼。樣品的製作本身就是一門藝術,許多專業人士都成為餐廳的供應商了。

    壽司作為一種藝術

    壽司

    壽司是日本最重要的食物之一,而且已經算是世界聞名。其實,世界上大多數的人都只知道壽司是一種食物,而不會有很多人將壽司當作一門藝術。由於其簡單性,壽司被定義為一種很容易吃和製作的食物。不過,對於生活在或曾去過日本的人來說,他們可能聽說過成為一名壽司師傅必需要在壽司製作學校學習很多年(聽起來太誇張了)。那讓我們來反思一下,為什麼壽司如此簡單,卻又如此難以製作?

    《壽司之神》

    大衛·賈柏(David Gelb)的《壽司之神》(Jiro Dreams of Sushi,2011年)是一部展示了85歲壽司大師「小野二郎」之壽司藝術的紀錄片。《壽司之神》主要著重在二郎所擁有的餐廳以及他如何管理他的餐廳。由於二郎是一個非常專業和受高度評價的人,因此紀錄片也描述了他與兒子們之間的關係,以及作為最後繼承人的長子(禎一)能否接管他的餐廳。

    小野二郎是一個簡單的人,他的人生只圍繞著壽司藝術。如果說這就是他的熱情可能還不足以描述他與壽司的關係。

    在紀錄片中,我們可以注意到壽司的重要性,以及它是種怎樣(儘管通常是暗喻的)複雜而又華麗的藝術形式。壽司的外觀和味道一樣重要。雖然表面看起來不太明顯,但壽司在不同的師傅手中卻是大大的不同。每位廚師都有自己的風格,就像藝術家和畫家一樣,需要用美學的角度觀察他們的作品,以區分他們的華麗。

    製作壽司一直是二郎長久以來的工作。儘管藝術家通常能夠只在“當他們覺得自己喜歡”或是“藝術已準備好要表達自己”的時候才進行創作,但對於二郎而言,他是藝術家和努力工作者的結合。他表示雖然製作壽司是一門藝術,但是如果沒有真正的奉獻和努力是不可能實現的。二郎工作無數個小時,過著相當簡約的生活。他愛壽司也許(或一定)勝過其他任何事,而他的人生決定也是基於此。所以這就是為什麼他所擁有的餐廳消費非常昂貴,而且很難訂位(根據紀錄片,甚至一個月前都還不足以訂到位)。

    二郎的壽司手藝超過了任何一個師傅。而且儘管二郎從兒子19歲時就開始嘗試著訓練他,但仍有許多人懷疑他的兒子是否有能力接管餐廳和表現得像父親一樣。以下是他的兒子在紀錄片中對他父親的看法:即使他表現的像父親一樣好,顧客們也會覺得他很平庸,比父親差;即使他超越了父親,人們也只會覺得他和父親一樣好。

    結論

    最後,我想說的是找到自己一生都喜歡做的事真的很美好,也很幸福。小野二郎描繪出了他對工作的熱情與喜愛。然而,沒有什麼事是容易的,因為即使他喜歡和可能真的有才能,但是如果沒有大量努力,他也不會成就如此的聲望。他的壽司製作很簡單,卻又很有藝術性。在製作和品嚐壽司時,氣味、觸感、聲音、形象和味道都是同時會使用到的。

    因此,壽司不僅僅是一種藝術形式,也是一種非常深刻的生活方式,要有機緣才能參與其中。就與武士如何藉由禪宗佛教的藝術和生活,以哲學和深情的方式生活類似,小野二郎讓壽司和製作藝術成為生活的一種目的,儘管是從生理和心理層面開始,最終還是成為哲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