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鄉隆盛 – 引人入勝的末代武士真實故事

  • 傳統
  • 文化
  • 日本吸引人們的其中一個要素就是武士。高貴的日本戰士依循榮耀、揮舞著致命的武器,對許多人來說是很酷的一件事。雖然渡邊謙和湯姆克魯斯主演的電影《末代武士》是以真實的日本人「西鄉隆盛」為原型,但歷史事實與我們心中的想像總是會有所差異。不似渡邊謙的演繹,真實的故事沒那麼具哲理性卻更動人。以下才是末代武士西鄉隆盛的真實故事。

    前情提要

    武士

    想要了解西鄉隆盛,就必須了解他所出生的世界。在征夷大將軍德川家康終於統一日本後,他的後代德川家光於1635年實施鎖國政策,目的是隔絕外界對日本的影響。德川畏懼西方人與西方思想帶來的影響會擾亂他畢生致力創造的和平,將日本置入另一場世紀之戰中。而許多我們對武士文化甚至是日本高階層文化的想像其實是源自這個時代。很多時武士並沒有任務,所以他們會將時間拿來閱讀或寫詩,但這些不務正業的風氣導致了時代的停滯,除了文化,大部分的事物並沒有演進。

    日本就像一座埋在狂暴迅速變化的世界之沙裡的不變城堡。當美國海軍准將佩里(Perry)將艦隊駛入江戶港(今東京灣),實施砲艦外交,此時的日本被強行拋入世界。由於知道他們無法抵抗極端優越的美國炮艦,當時的將軍向西方世界的要求妥協了。這幾乎宣判了將軍政權的落幕,直接促成明治政權的歸位。在日本這灘死水中,一名出身無名家族的無名武士,將擔任推翻舊政權的重要角色,而如同他所做的事,其後他將被他協助建立的新政權所處決。

    傳奇誕生

    西鄉在1828年出生於薩摩國鹿兒島城下(今鹿兒島市)。他生長在相對無名且貧窮的武士家庭,是七個孩子中最年長的。在戰國時代的最後幾年(也就是德川氏開始掌權的時候),西鄉家族所屬所屬的薩摩國是對抗德川氏聯盟的一員。當德川終於掌權後,他大肆獎賞他的同盟,並避免敵對勢力參與政權中的重要職務。因此當西鄉出生時,整個薩摩國在掌權團隊中就是個不受歡迎的角色。

    西鄉隆盛原名西鄉小吉。一般來說,武士會在成年後改名,因此便改成「隆盛」,而他也經常被稱為「隆永」。

    比起來自富裕地區的弟兄們,薩摩武士的意志更加堅定而充滿熱誠。由於鹿兒島比較鄉下,跟本島其他內陸地區相似,因此薩摩武士的生活十分艱難。他們更加著重於軍事能力及戰鬥技巧。西鄉在嚴格的武士學校受訓,被培養成為一名傳統武士。他在年輕時被送到江戶(今東京)為薩摩大名(領主)島津齊彬效命。當佩里准將率領艦隊駛入江戶灣並提出他們的要求時,將軍率領所有大名研議對策。島津齊彬是其中一名主張提升日本防禦力對抗西方侵略的大名,他提出應強化所有公家及武家氏族,以整合雙方力量。島津齊彬看見了西鄉這名年輕隨從的軍事潛力便提拔成為家臣,以推動他的軍事計畫。但隨著日本的投降,這些計畫功虧一簣。

    異議的種子

    西鄉並非完全忠於幕府,他的家族曾與之對抗,兵戎相見長達數百年。然而,薩摩當地的攝政者井伊直弼試著剷除任何未全力支持幕府的人,所以西鄉的人頭是他渴望的戰利品。因此西鄉被迫逃離,途中甚至試圖跳下船自殺,因為就算這樣也好過被井伊的走狗抓住。然而,他被一艘經過的船隻所救,載著他抵達奄美大島。在此地被照料並恢復健康後娶了一名平民女子,更誕下後代。雖然以平民生活安定下來,他心中必然仍對把他驅離家族故土的幕府充滿憤怒。

    流亡了三年,政治方向的轉變讓西鄉得以回歸。但由於他的妻子及孩子是普通農民,他們不被允許一同回到鹿兒島,他只能和他們永遠分離。這是幕府射在他心上的另一支箭,他必將回報此痛。

    這個時候,日本情勢一片混亂。美軍艦隊成功進入日本正是德川家光所擔憂的事情。整個國家的權力基礎正在轉移。從前擁有一切權勢的幕府顯得無能,周圍的鯊魚們虎視眈眈。許多權力中心外的武士氏族,如薩摩,將之視為他們能真正得到改變的機會。一股全新的民族主義熱潮席捲了這些不滿的武士,他們呼籲推翻幕府,讓天皇的地位回歸為國家真正的領導人。

    西鄉前主人島津齊彬的弟弟,正是點燃暴亂火焰的其中一人,他主張向幕府施壓、表達訴求。然而西鄉懇求他們停止這樣的行動,西鄉知道此刻仍未是行動的時機,反而只會導致一場殺戮。為了和平,西鄉跑在集結的大眾之前,告知幕府並在雙方間交涉和解。但幕府誤會了他的意圖,將他烙印為叛徒,將他再次放逐到德之島。

    隨著政治情勢變得危險,幕府的未來被推上刀尖,幕府大老們意識到:掌控局勢的唯一的希望,就是那位被他們放逐到德之島的男人。於是幕府在絕境中,呼喊他們最大的敵人來拯救他們。

    翻轉局勢

    長州藩的軍隊起身反抗幕府,並襲擊了京都皇居。西鄉與會津的部隊結盟,鎮壓叛亂以確保天皇的安全。你可能會想:「為什麼他要為了他討厭的幕府而戰?」西鄉的思考較為長遠,他知道幕府正在崩毀,這是一座老朽的寶塔,在時代的風中搖擺不定,崩塌只是時間的問題。他是在確保幕府崩毀後他的權力基礎。雖然他可能需要與長州藩兵一戰,但他也提出優惠的投降條件,使自己與反叛軍領袖們相比更受愛戴。藉由這個舉動,他證明了他的軍事能力,讓領導者們對他感激涕零。

    這次叛亂之後,他開始與長州藩反叛軍領袖交涉,以便日後援助他們。在1866年第二次叛亂時,西鄉與薩摩在長州及幕府間保持中立。四面楚歌的幕府終於放棄,並將權力歸還天皇。

    儘管獲得了巨大的成就,西鄉看透了這一切幾乎都只是政治戲碼。幕府垮台,但德川氏仍在幕後操控一切。這就是一場政治的大風吹,每個人都換了位置,但實際上仍跟平常一樣。西鄉點出這個問題,號召人們將德川氏撤離任何具影響力的職位。這就是戊辰戰爭的開端。西鄉及他的盟友率領他們的部隊對抗幕府大軍,並將之擊潰。明治維新時代來臨,同時也預示著西鄉隆盛的殞落。

    改變之時

    西鄉在明治維新中擔任要角。他成為明治天皇的重要顧問,是協助日本建立全新西式徵兵軍隊的關鍵人物,也是日本擺脫舊領地制度的背後主力之一。完成這一切的過程真的一片混亂,這幾乎完全重組了日本社會與權力結構。但由於西鄉的鄉下武士身分,反而使他得以幫助國家盡可能排除問題,度過著這個轉變的時期。很快地,在新政權建立後的1871年,明治政府的領導者們到歐美進行視察,西鄉則負責看家,留在日本坐鎮管理政府。

    明治維新聞名之處在於快速地將傳統農業社會轉變為現代工業社會。然而不論任何時代,只要有重大改變,就必定會遇到反抗。武士們數百年來都在社會的頂層,但一名工業化的製衣商只要雇用一群前農民作為廉價勞工並建立自己的工廠,就可以賺到武士們做夢也想不到的財富。而且現代化的戰爭行動中並不需要一批少量但訓練精良的戰士,槍枝使生命顯得廉價。武士一籌莫展地看著他們的生計被一點一點地剝奪了,發現自己是如此貧困。

    但武士問題並非西鄉與政府產生嫌隙的原因,關鍵在於韓國。

    一字之戰

    日本與韓國的關係淵遠流長,值得另外探討。簡單來說,在日韓關係的歷史中,大部分事情都是透過中介對馬島的宗氏來進行。在全新的明治政府掌權後,他們與韓國重新交涉兩國的關係。朝鮮王朝對於日本使用漢字「皇」來代表日本天皇感到十分不滿,對朝鮮來說這個特定的漢字指的是中國皇帝。因此,如果使用這個漢字,就好像朝鮮的地位被置於日本之下。基本上,他們拒絕承認日本天皇和中國皇帝同等地位。而這讓西鄉發瘋似的憤怒。

    為了這件看似微不足道的事,西鄉勃然大怒,他積極地鼓動對朝鮮戰爭以懲戒他們。但明治政府回顧過去嘗試向朝鮮發動戰爭的經驗,認為自身既沒有足夠的兵力及裝備,也缺乏國際支持。但西鄉持續抗議,並以自己的退位來威脅政府聽從,於是政府請他捲鋪蓋走人。

    西南戰爭(薩摩叛亂)

    從公領域生活退休後,西鄉在他的家鄉開辦了自己的軍事學校。許多武士會將他們的兒子送來這裡訓練,並由這位民族英雄指導。全國各地有許多這類型的私人軍校,他們是培養極端民族主義熱潮的溫床,西鄉的學校也不例外;在這裡會有一群年輕人,而他們的父親都是德高望重但前景可危的人士。西鄉的私人學校擴及全鹿兒島,進而把持當地政府,並且越來越激進。因為憂心於未然的叛亂,政府派出艦隊,試圖沒收鹿兒島軍火庫內的武器,但造成了反效果。看到戰艦迫近,西鄉旗下一些頂尖的學生佔據了軍火庫,展開攻擊。

    根據紀錄,起初西鄉對這場武力衝突似乎是不安的,但他看出自己真的無從選擇,他也投入了這場他深知毫無勝算的戰鬥中。有一些作者對這版本的說法有所爭論,他們認為其實是西鄉策劃了這起事件,試圖迫使政府與他交涉,讓他能回歸權力中心。誰知道呢?

    為了西南戰爭的最後一役 – 1877年9月24日的城山之戰,西鄉集結了一支武士及農民的混和軍。不像電影《末代武士》,西鄉他們具備了現代技術與武器,直到後來彈藥用盡,被重重包圍;經歷數場戰鬥,西鄉的部隊幾乎完全被殲滅。西鄉身邊最終只剩下400人,並且他的臀部受到重傷。同一日,西鄉以傳統武士之道切腹自殺。

    流傳後世

    即使西鄉隆盛死於對自己國家的叛亂之中,但他仍然是名英雄。日本文化對於叛亂有著引人興味的觀點在日本,如果你在對合法政權的反抗戰役中失敗了,但有著正當的反叛理由,人們仍會正面看待你。西鄉隆盛有點像美國歷史中的羅伯特.李將軍(Robert E. Lee)。他被許多人讚揚,被部分人痛恨,但總在各方面受到尊敬。我認為這就是為何西鄉隆盛是個傳奇,人們如此受他吸引。他是對那不同年代的追憶。一切他所經歷過的將不再重演。他是真正的末代武士。如今,一座西鄉隆盛的雕像豎立於東京有名的上野公園。

    Reference:jref.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