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日本女性在情人節時送出的兩種巧克力嗎?

  • 全國範圍內
  • 活動
  • 在日本,情人節是人們最期待的節慶之一,特別是國中生。這是女性藉由贈送巧克力向男性表達她們的真實情感的時候。與其他國家相較,這個節日相當獨特,因為它是由商業機構所發展出的。據說,情人節前的一個星期,日本的巧克力廠商會創下一半的年度銷售目標。這代表數量龐大的巧克力及可觀的金錢。

    日本的情人節

    日本的情人節

    情人節和禮物有關。但是,日本人遵循獨特的送禮習俗 – 只有女性要送禮給男性,而不是顛倒過來。與其他女性為主的民族相較之下,日本女性通常是靦腆的。只有在這個時節,女性會主動表達她們的愛意或迎合男同事。當然,對年輕人來說,這是苦樂參半的浪漫,但也有可能發展成示愛。直到3月14日,即白色情人節,男性在這個時候,他們要回贈禮物給女性。

    儘管情人節是屬於愛侶的節日,不知怎麼地並不清楚它為什麼會變成準女權主義的巧克力風潮。據說是在1950年代,有家公司為了情人節的巧克力促銷而針對住在這個國家的非日本人做了廣告。這被也想要參與的日本企業沿襲下來。

    隨著1958年在日本的第一次情人節促銷,東京的巧克力商Mary’s Chocolate(メリーチョコレート)的活動帶來的總銷售額是150日圓。這表示,該公司在3天內僅售出3條巧克力。但是,巧克力公司的年銷售額隨著時間不斷成長。在2005年,日本巧克力與可可亞協會(日本チョコレート・ココア協会)的年銷售額達36億美元。

    巧克力是帶著愛而贈送,這不僅表現在滋味上,也在包裝上。有的甚至過度包裝以刺激消費者購買它們。有些用華麗的緞帶和薄綢來包裝巧克力以吸引買主。

    義理巧克力(義理チョコ)與本命巧克力(本命チョコ)

    在日本,女性贈送兩種巧克力給男性:義理巧克力和本命巧克力。

    1.義理巧克力
    1.義理巧克力

    義理巧克力亦被稱為“義務的巧克力”。這些巧克力是送給相識的男性,或是妳必定不會愛上的朋友。這些人包含了同事、老闆、親戚與男性友人等。義理巧克力是送給他們的,所以他們不會在這個節日感到受冷落。

    這一類中,有種被稱為“超義理巧克力”,亦即為人熟知的“超義務的巧克力”。這是送給那些在妳的生命無關緊要但還是要贈送的男性。

    義理巧克力可以輕易與其他的區分,因為它們是普通的樣式。它們看起來非常普通,而且不會太貴。這些巧克力沒有富浪漫的意涵,但是要表達一種責任感,而不是愛意。

    2.本命巧克力
    2.本命巧克力

    由女性贈送要對另一伴表達她們的誠摰愛意的巧克力是“本命巧克力”。這代表“特別喜愛的巧克力”。日本女性花許多錢在高檔品牌的巧克力上,只為了表白她們對自己喜愛的男性之愛。有些本命巧克力還是自己親手做的,與義理巧克力明顯不同。

    沒有人能肯定,但是妳贈送巧克力的那位男子可能就會成為妳的男朋友。妳要好好區分這些不同的巧克力,這是非常重要的,否則妳可能被誤會。一個朋友可能會變的對妳有興趣,因為他認為妳喜歡他。

    在情人節贈送這些巧克力給男性,他們也有義務要在白色情人節回禮。此時,男人獲得表達他們對女性愛意的機會,而不是僅回報青睬。有種說法,他們必須回贈更貴的東西。這一天也會贈送鮮花和糖果,而巧克力通常是白色的。

    在日本的百貨公司,陳列的禮物預告以提醒男性白色情人節即將來臨。這讓他們沒有藉口不去準備。但是,有些女性期望奢華的禮物做為回報,像是名牌手提包、項鍊,以及諸如此類的貴重東西。

    女性的準備

    為男性準備情人節巧克力實際上是很花時間的。有個名詞用來形容這個情況叫做「巧克力疲勞」。有些女性甚至希望分贈義理巧克力乾脆就結束,因為這需要很多的準備工作。包含了花上半個小時在巧克力店前面排隊,只為了購買巧克力和餅乾。當外面冷的刺骨時,這會更加辛苦。

    為了對抗走偏了的巧克力任務,女性改為在家自製巧克力。如此,她們省下時間和金錢,她們甚至可以更有創意地裝飾她們的巧克力。這個方式對20多歲的女子來說是很普遍的,因為有些人認為自製巧克力是真愛的展現。

    大多數時候,一月期間,你會在日本的百貨公司及雜貨店看到大量陳列的巧克力。期望看到商店裡擺滿了各式各樣的巧克力、烹飪用具和女性顧客!有些大型商店陳列和供應數種情人節商品,像是伊勢丹、丸井和三越。你可以造訪這些地方以獲得絕妙的情人節購物體驗。

    在日本,情人節確實是很有趣。它是青少年最期待的大事之一。對於那些只在這個國家停留短暫時間的人來說,這是你以獨特的方式慶祝這個活動的難得機會。在一年中的這個時節裡,浪漫的花招到處都是。

    女士們請不要忘了為你的男人準備一些巧克力,無論是義理巧克力或本命巧克力。要記住,自製的被認為更有誠意。出於某種原因,贈送日本男人一些巧克力讓他們有足夠的理由在無奈地勤奮工作中偶爾展露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