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無心坐禪?又為何這麼重要?

  • 文化
  • 日本人對事物的觀點一向與眾不同。但正就是性格和文化的差異令日本成為很值得到訪的地方,比較著這裡跟自己國家不同的地方或許會對事物有新的領悟。就文化來說,每個國家都有各自源遠流長的不同日常習慣,有說西方人都能從亞洲的價值觀有所領會,而「無心」就是其中之一。無心是一種坐禪的方式,亦是一個心靈狀態,它會影響到我們日常生活的各種取向。

    日語中「無心」一詞來自佛家的「無心之心」(無心の心),當中包含了兩個漢字 – 「無」就是空空如也;「心」代表了心靈、頭腦和精神狀態。

    那麼實際上是什麼意思?又為何重要?無心就是一個沒有慾望和臆測的精神狀態。當你能夠清空頭腦,就能從自我釋放出來,衝破任何障礙而不受情緒和疑惑困擾。這個概念對武術非常重要,亦常套用到很多日本傳統技藝如花道(平靜心靈的插花藝術)、書道(日本的書法)等等。本文會基於禪和我修練合氣道的個人體驗,對這概念作進一步的說明。

    禪學者對於無心和劍道的見解

    劍道

    「無心」於日本的最早記載,來自僧人和劍客澤庵宗彭(1573-1645)著作的《不動智神妙錄》。書內記載他如何融合禪和武術,而下一段就是講述劍客於無心下的心理狀態。

    「就兵法而言,於眼劍來之剎那,若心有以劍攻防之意,則心為彼劍所滯,身心失念,即被斬殺,此稱心有所住。若眼觀劍來,不分別思維,見劍則否,心無所住,亦無欲搶先機而反擊之意,無有少法,是心所住,入彼劍所及之距,狀若敗勢,逆取彼刃而潰敵手,恰如禪宗所云:「還把槍頭倒刺人。」此與無刀流之旨,有同工之妙。主客交鋒,此方彼方,己劍彼劍,拍子節奏,若於是中,心有所住,則行動緩頓,為彼所斬。若臨敵時有自身想,心則有住,故不應執著自身。」

    *摘錄自《不動智神妙錄》

    而改編自吉川英治小說《宮本武藏》,由井上雄彥創作的漫畫《浪人劍客》(バガボンド)就為澤庵宗彭的理論注入了新的註釋。宮本武藏是著名劍客和名著《五輪書》的作者,在故事中澤庵宗彭與他有著亦師亦友的關係。節錄漫畫中的一段對話,澤庵跟宮本說到:「如果你過於計較,就會失去無心,在任何情況下都再不能得心應手。」

    我們再踏前一步吧,你可能會想:「究竟是如何實行?」。一個歷練的劍客能夠只在精神層面鍛鍊就能達到無心的境界嗎?那當然是不可能。精神上的鍛鍊固然重要,但明刀明槍的打鬥總不能只以精神取勝,這一定要建基於實際劍術技巧之上才能實行。簡單的說,就是像騎單車一樣,當你學懂熟習以後,你已不會再想著如何實行。

    就是說,你要先學習實際技巧,讓身體產生條件反射的本能,才可以流暢的踏著單車。在達到水平之前,可能是會有碰撞或者跌倒的情況,但隨著時日就會完全掌握技巧。這就是我和同濟們長時間修練合氣道的心得。

    以無心融匯合氣道的個人經驗

    合氣道

    能達到無心的精神狀態對於修練合氣道非常重要,這武術流是植芝盛平老師開創的一門自衛術。例如當對方向我迎面出拳攻擊,我不能在想著“啊,我快要被人擊中我的臉,該怎麼辦?”因為根本沒有這個時間去想。我不可能想著其他人會作出怎樣的反應,亦不能想自己要如何才可以完美使出呼吸投技防衛。假如我只懂想著這些,我的臉就完蛋了。在這種情況下,我應該心無旁騖的以本能流暢應對,這情形套用到任何武術亦如是。

    那麼如何能達到作出這本能反應的境界?達到無心有什麼技巧呢?最簡單直接的答案就是專心練習。就是透過反覆練習,令所有基本動作都成為本能。其中一個練習是開祖植芝盛平老師門下的藤平光一所創的心身統一合氣道。練習這套合氣道的目的就是訓練肌肉記憶,熟習手足和身體的基本動作,有助於在道場進行的對戰技術訓練,從而發展為實戰時需要的肌肉記憶和反應,練習越多,就成為本能,就像騎單車一樣。

    在基本技法之外,跟一個或者多個對手作自由對戰的練習對「無心」的概念也非常重要。如前文提及,「無心」需要沒有期望也沒有臆測。像走在路上,我們不能預料他人的行為,所以心境要達到可以讓技巧隨著反應,自由流動的使出本能就非常重要。「組手」,即學員對練,在空手道道場常會聽到。在合氣道裡我們有類似的練習叫「亂取」(乱取り),要同時面對多個對手攻擊。在進行「亂取」時,你不會知道誰會進行下一輪攻擊和進攻的招式。我們這時需要清空腦袋,不要預測對手下一步,只利用日常熟練的基本動作作出應對。不論是「組手」或者是「亂取」的練習時,都不會有足夠的時間去想出對應方式,所以我們都很自然地會進入「無心」的狀態。

    除了技巧和精神上的訓練,坐禪也是很有用的練習,能夠在訓練前幫助我們清空腦袋。縱使不是習武,這也是很有用的工具,讓人達到心境平和,提高創造力和觸覺,這種精神力量可以讓人煥然一新。

    無心的延伸

    書道

    「無心」這個概念並不是為習武而設,還可以應用於藝術修為和任何訓練中。正如上文提過,無心對於花道和書道這些需要修練和敏銳觸覺的藝術都非常重要。透過無心,藝術家可以更加細心和靈敏,當清空了頭腦,作品就可以表達出他們的直覺和潛意識。

    日本的無心是植根於禪的概念,但我相信從世界各地的藝術家和其他專門技術人員身上也會看得到其影子。當運動員進入最佳競技狀態時,也是無心的一種體驗。他們沒有懷有意識、不斷去想著要怎麼做,只是全力以赴,我認為所謂的競技狀態只是另一個形容方式。演員也是一樣,當他們進行即興演出或者無法抽離角色的情況發生前,他們也必需要先清空頭腦和脫離了自我意識才能夠於適當時機作出快速和正確的應對。

    無心是很有用的概念,套用到很多不同情況都適用。無論你從事何種訓練,只要能專注、細心和放開自我意識,你就可能進入無心的狀態。無論你是運動員、創作人或者只想要增加專注力,無心概念都可能對你有所幫助,是值得思考(或者不應去思考)的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