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看書與享受閱讀樂嗎?來看看《菊花與劍》的介紹與簡評

  • 文化
  • 1944年,當美國知道他們幾乎贏得戰爭及很快就要接管日本人的時候,他們需要正確地認識他們的敵人。因為日本人是他們的戰爭史上交手過的最為陌生的敵人,他們必須考慮前所未有的行動和思維的不同習慣,特別是在處理他們的戰俘這個領域。因此,政府委託露絲.潘乃德(Ruth Benedict)寫一份關於他們的文化分析以預料他們未來的行為。露絲.潘乃德是位美國的人類學家,生於1887年1月5日。她對文化人類學有深遠的影響;她主要的專業領域在於文化和人類學。她在美國成就卓越,她的老師和指導者是法蘭茲.鮑亞士(Franz Boas),其以人類學之父而著稱。因此,這份由露絲.潘乃德進行的研究報告目的是為了幫助美國人了解可能會驅使日本人的侵略行為的文化模式,然而同時希望找到遺漏的可能的弱點或勸服的方法。此外,美國可能部分知道能從他們對於失敗、天皇角色的改變和民主的反應中能期待些什麼。事實上,這份研究報告起初的標題是《日本的行為模式》,而在戰爭結束後,它被擴大至現在的版本《菊花與劍》(菊と刀)。這本書於1946年在紐約出版,共有324頁。露絲.潘乃德無疑地是位偉大的人類學家,然而,因為她從未到過日本,我們捫心自問,她是否有撰寫這本書所必需的專業?由於無法赴日本實地考察,潘乃德必須從事遠距人類學研究,因此她所有的工作奠基於學術書籍、翻譯的日本小說、電影,以及與日裔美國人的訪談。因為戰時的文宣把日本人描繪成奸詐的和未開化的,潘乃德必須寬宏大量地(固執的思想)和不帶任何美國人的自戀意識來進行她的研究。我們更進一步地問問自己,潘乃德這本書的主要觀點是什麼及她該如何充分地證實它們?

    露絲.潘乃德。菊花與劍:日本文化的模式。紐約:霍頓·米夫林·哈考特,1946年。印行。

    露絲.潘乃德以聚焦數個論點來寫這本書。根據她的研究結果及分析,潘乃德說明了日本人對生活舉止的傲慢和他們對生活的看法的制約。依據研究與分析,從道德標準到生活目標的一切事物是情境的,而他們的自大影響了他們看待人生的重點和觀點。此外,潘乃德提供我們在日本所要求和被視為理所當然的習慣。再者,日本如何看待她對戰爭的參與?不像世界其他地方,日本把戰爭視為文化的問題而非軍事的。因為世界陷入混亂,由於每個國家都有專制的統治權;日本必須為了建立統治階層而戰。日本想要所有的國家同一陣線,他們要振興中國與消滅美國、俄國和英國。舉例而言,其他人無法理解的是日本並非不講究有形的武器。但是船艦和槍砲只是對外展示永恆的日本精神。它們不過是象徵,如同武士的刀已是他的武德的象徵。他們崇拜天皇和為他而死,但是把他與戰爭切割,且永遠不會因任何失敗而責難他,他們會歸咎於軍隊。就行為的觀點,日本士兵與西方的有多麼不同?露絲所發現的是西方士兵與日本的在行為上的主要差別在於後者作為戰俘而與同盟國的合作。舉例來說,他們知道沒有生活規則能應用於此一新的情勢,他們受到侮辱,而他們身為日本人的人生已告終。此外,我們捫心自問,日本的文化是如何形塑而成的?

    露絲.潘乃德辯解,日本文化主要係由一種對社會階層、榮譽、道德與責任(恩與義理)的極端意識所形成。這些社會型態表現在每一個社會行為中,從戰爭到養育小孩。潘乃德說明,「恩不只代表義務,還代表情義、忠誠、仁慈與愛,而情義在日本必須以一個人能做到最好的方式來維持」(潘乃德,1946年)。「恩」這個字沒有合適的解釋,因為英文字「義務」未包含「恩」的所有涵義。潘乃德藉由一個日本人使用的字為例來解釋對蒙恩的態度,要比感謝來的有力。這個字是かたじけない(katajikenai/有“誠惶誠恐”之意),其寫成漢字是“辱ない”。解釋它的實際意思可能會按字面翻譯成「我被侮辱」和「我十分感激」兩者。潘乃德說明內疚文化與羞恥文化間的分界線。一些潘乃德提供我們的重要名詞為:御恩是承受來自天皇的恩典;親恩:接受自父母的恩澤;義務:對這些義務的最大回報;菊:對天皇、法律和日本的本分;子:對父母和祖先的責任;義理:這些情義被視為可以用精確的證據對受到的恩惠進行補償,但是有時間限制的。從這些小的責任,我們可以明白恩、義務、義理、菊和子是如何呈現日本人的特性,以及他們的行為與其他國家有多麼不同。因為日本人將天皇視為神,從參與戰爭和尊敬他的角度而言,他們基於自身的信仰和根據子和菊的行為為天皇而戰直至生命最後一刻。因此,當他告訴子民要投降和建立一個新日本時,他們臣服於他。

    就我看來,因為這本書出版於1946年,我們注意到它有些過時了。無疑地,露絲.潘乃德的文化和民族誌學的理論是精確的,然而,許多她的預言有失公允。潘乃德預期,只要日本周邊的國家是和平的,日本就能謹守對和平主義的承諾。顯而易見地,儘管不少戰爭在二次世界大戰後發生,因為日本的非軍事化和憲法第九條,日本至今仍保持和平。最後。我們可以說這本書當然幫助了政府理解對日本人的期望。儘管社會劇烈變動,若我們以樂觀的觀點看待它,我們能說日本目前是個十分和平的國家,確實是個在很多方面吸引許多外國人的巨大都會。

    *Featured Image:jp.fotol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