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沒有從不同的角度思考過原子彈爆炸?

  • 文化
  • 在廣島和長崎使用原子彈,以及總的來說,在戰爭時各方轟炸平民城市的政策,可能是人類歷史上的絕對最低點。我在之前的文章裡已經討論過關於使用原子彈的想法,但今天我想思考另一個很少被想到,與原子彈有關的問題。

    轟炸是否使日本遠離更糟糕的命運?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Tenía un nudo en la garganta, sí, yo quería estar ahí, pero la verdad no es fácil estar de frente a la “Cúpula de la Bomba Atómica”. Había visto muchos documentales, leído sobre ello y por más que trataba de comprender, para mí no tenía sentido que los restos de un acto tan horrendo fuera patrimonio de la humanidad. Pasé un tiempo observando, vi la cúpula desde varios ángulos, me sentaba, la volvía a ver y después de un rato hice lo que #Japón hizo: moverse y continuar. Caminé y caminé hasta que la hora dorada nos alcanzó a mí y a mi cámara, y entonces, me fue más fácil ver los horrores de los que somos capaces de una manera distinta, comencé a ver los restos con otra perspectiva y este es el souvenir más hermoso que este viaje a #Hiroshima me regaló: “No, no podemos cambiar lo que sucedió hace 73 años, tampoco podemos quedarnos estancados en el rencor de lo ocurrido, culpar a una nación u otra. Por duro que sea, sí, es bueno recordar, es importante mirar de frente al pasado para no cometer los mismos errores, pero es aún más importante saber cuando tenemos que darle la espalda para continuar, por más horrible que éste sea, por más espantoso que haya sido, siempre habrá un nuevo día, una nueva oportunidad, un rayo de luz ilumine hasta los actos más oscuros que hemos cometido contra la humanidad”. #japón #japan #hiroshima #bombaatomica #atomicbomb #73years #dome #atomicdome #atomicbomb #日本への原子爆弾投下 #proyectomanhattan #littleboy #niñito #enolagay #8:15am #hiroshimamemorial #peacememorial #parquedelapaz #paz ❤️🇯🇵❤️

    A post shared by Diana Arvayo (@darvayo) on

    等一下,請思考一分鐘…好的,認為原子彈造成超過200,000人死亡,卻可能對日本產生長期正面結果的想法可能看起來像是異端邪說,但這並不需要長時間的演繹推理才能得出這個結論。我認為原子彈在3個方面可能拯救了日本。

    好,我只是想要先澄清,我並沒有將此作為使用原子武器的理由。我在上一篇關於這一主題的文章中明確指出,我認為在平民人口中心使用武器在道德上是應該受到譴責的,也是一種戰爭罪。但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這是每個軍事行動的軍事政策,所以,我寫下的比較像是一個思想實驗,一個歷史性的“假設”,而不是在地球最嚴重的衝突中犯下的可怕罪行的藉口。

    我也無意傷害或冒犯那些在原子彈襲擊中喪生的人,我希望表明他們的犧牲阻止更加恐怖的事情發生。我誠心向那些失去家人,朋友,以及仍然遭受轟炸隱影揮之不去的人們致敬。

    1.炸彈讓日本免於戰爭傷害

    炸彈可能拯救日本的第一個也是最明顯的方式是,它確實突然結束了戰爭。雖然在戰爭的最後幾天,平民政府中有些人正在積極尋求和平(主要是通過蘇聯,這是另一個壞主意,稍後會提到),但在大多數情況下,日本政府是準備無限期地繼續戰爭。當時的政府由一支軍事集團領導,這之中的大多數人似乎都渴望盡可能長時間地持續戰爭。這種情況在今天經常被視為瘋狂的舉動,因為日本的領導甚至在日本沒有勝算的情況下推動戰爭持續進行。

    我認為這是虛偽的,我認為當時的軍事領導人相當合理,日本在戰爭結束時處於比德國更加穩定的地位。在戰爭結束時,德國四面環繞著強大的軍隊,雖然日本被趕回了家鄉島嶼,而且其海軍和空軍被摧毀,但軍隊依然存在。日本已經在瓜達爾卡納爾島、硫磺島以及許多其他島上的戰爭中證明了,他們在防守時可能對敵人造成毀滅性的損害。日本軍方領導人認為,他們可以利用相對強大的軍隊,為入侵的軍隊造成絕對大規模的傷亡,進而爭取停戰,或和平談判。

    但如果戰爭繼續下去,轟炸事件也會繼續。我們經常忘記所謂的“火藥轟炸”可能比原子彈爆炸更糟糕。這些轟炸把地圖上的城鎮夷為平地,而且是規律的發生。美國空軍的一名頂級飛行員提到原子彈爆炸比火藥轟炸更好。Operation Meetinghouse(東京大轟炸)發生於3月9日至10日,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最致命的空襲,戰爭持續的時間越長,像這樣的大轟炸就會越多。

    2.炸彈讓日本免於其軍事領導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06 de agosto de 1945. Há 73 anos o mundo assistia estarrecido a força aérea norte-americana lançar a Little Boy, a primeira bomba atômica, sobre a cidade japonesa de Hiroshima, matando instantaneamente dezenas de milhares de pessoas e deixando outras dezenas de milhares gravemente feridas, que vieram a falecer pouco tempo depois ou desenvolveram doenças que não teriam cura, apenas tratamento para aliviar as dores. Três dias depois foi a vez da Fat Man, a segunda bomba atômica a ser lançada, desta vez sobre Nagasaki. Seis dias depois o Japão se rendia e terminava a II Guerra Mundial. 6th August 1945. 73 years ago the world watched terrified the US Air Force launching Little Boy, the first atomic bomb, above the Japanese city of Hiroshima, killing instantly tens of thousands of people and leaving other tens of thousands seriously injured, whom went to die shortly after or developed diseases that would have no cure, only treatment to relieve pains. Three days later it was the turn of Fat Man, the Second atomic bomb to be launched, this time above Nagasaki. Six days later, Japan surrendered and the World War II was over. #Hiroshima #Nagasaki #Japan #AtomicBomb #日本への原子爆弾投下 #広島市 #長崎市

    A post shared by Rafael Lopes de Oliveira (@rafael.lopes12345) on

    正如我所說,日本的軍事領導人希望盡可能地繼續戰爭,他們的行為可能看似野蠻,但你必須記住這些是軍人。他們可能已經認為人們在戰爭中死亡是理所當然的事情,而且這些人是18至19世紀的理想階級,1名士兵值得100或1,000名農民的生命。正是基於此觀點,我們必須思考包括男子、婦女和兒童的戰鬥計劃,而他們的武裝只比竹矛再好一點而已。

    對這些領導人來說,這是一場存在主義的戰鬥,如果他們失去了日本,他們所認同的一切將不復存在。他們視為神一般的天皇可能會為了戰爭被罷免、逮捕、甚至受審。對於那些自出生以來接受過培訓的領導人來說,這絕對是站不住腳的,他們相信為了天皇的利益和帝國的利益做出的任何犧牲都是非常值得的。

    軍事領導者很清楚哪裡會發生攻擊,如果能夠保護“國家精華”,他們會願意將整個軍隊和百姓丟到現代戰爭的這個絞肉機中。這對我們現今來說似乎很瘋狂,但試著站在他們的立場想想,你有什麼其他的選擇嗎?但是,原子彈爆炸使得整件事變得沒有實際意義。

    D.M. Giangreco在他的書「Hell To Pay」中推測,可能不是城市的毀壞摧毀了軍事領導層,而是因為核彈可以被有策略地使用,來對抗集結的軍隊。他們可以在沙灘上用成千上萬的士兵準備堅固的陣地,但是只需要一顆核彈就可以掃平他們,然後整個區域就開放入侵。

    3.炸彈可能讓日本免於被蘇聯統治

    這是經常被遺忘的戰爭的一部分,如果盟軍入侵日本, 入侵部隊的一部分將是蘇聯軍隊。一直到戰爭結束,蘇聯才對日本宣戰,因為他們之前正忙著對付東歐和德國,但在德國淪陷後,蘇聯將目光投向了日本。他們像紙一般撕裂了關東軍隊,許多倖存者多年來被視為戰俘。我有機會見到這些戰俘之一,他被迫在西伯利亞勞改營工作多年才能回家,而他對於蘇聯的“款待”並沒有高度評價。

    多年來,日本和俄羅斯的關係非常激烈,在1800年代的最後幾年,日本在日俄戰爭中令其難堪地摧毀了俄羅斯軍隊。此外,1930年代還有許多邊界爭端。史達林希望重獲一些在早期衝突中失去的土地,並且總是希望盡可能地傳播他的共產主義。

    如果美國和英國軍隊從西南侵入,俄羅斯將從西北侵略。蘇聯紅軍可能是世界上最好,最致命的軍隊,他們與德國軍隊有最多的戰鬥經驗,可能擁有在整個戰爭中最好的一些戰地將領。他們本可以輕鬆經由北海道、東北,然後到達東京,日本有可能會像德國和柏林一樣被分配為盟軍方面和蘇聯方面。想像一下,日本的北部是由蘇聯控制的魁儡政府,而南部是民主政府。這聽起來與另一個亞洲國家有驚人的相似之處嗎?

    想像一下,沒有戰後經濟繁榮的日本,而是一個分裂的國家,另一個發生冷戰的國家,導致日本人與日本人相互鬥爭,全都是因為一些專制的限制,幾十年來任何經濟復甦都會受到阻礙,我們今天所知的日本根本不會存在。

    一些人認為, 蘇聯沒有意識到原子彈的存在和對日本的懸而未決的罷工是出於這個原因,他們擔心紅軍會首先進攻,並在日本投降之前盡可能多地採取行動。因此, 俄羅斯和日本政府對原子彈襲擊的保密可能會使日本免於韓國以後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