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社會的黑暗面:為什麼日本女高中生會跟大叔們約會?

  • 文化
  • 社會
  • 提到人口販賣,很多人可能以為只有在法律無法執行,以及政治充滿腐敗的國家裡出現。然而,許多第一世界國家實際上卻是人口販賣的重要來源運輸地和目的地。這可能是許多公民往往會忽略的事情,因為他們不知道在自己的祖國發生了什麼樣的非法活動,而日本就是這些國家之一。

    日本因為政府沒有達到消除人口販賣的最低標準,所以多年來被歸類為第二級國家,但在2018年的人口販賣報告中,日本終於登上了第一級國家,這都要歸功於政府致力於監督技術實習生培訓計劃,以及打擊JK商業(JK為女高中生日語發音「Jyoshi Kousei」的縮寫)。

    什麼是JK商業?

    「援助交際」是JK商業的其中一種,這是一種交易關係,年長的男性會送金錢或是奢侈品給女性以換取陪伴,有時還有性服務,雖然後者並不是必須的。

    其中一個非常受歡迎的服務類型是「JK散步」,年長的男性會付錢給高中女生陪他們散步,散步在本質上是很單純的,但是有時候如果顧客付多一點錢的話就可以得到性服務。有些男性還會付多一點錢來換取額外服務,像是拍攝裙底照、保留這些女孩的內衣褲、或者帶她們上賓館。

    許多提供JK商業的公司都聚集在秋葉原,因為那一區有眾所皆知的女僕咖啡廳。有些公司會欺騙他們的員工,讓她們以為自己只是在上述的女僕咖啡廳工作,但實際卻涉及了JK商業,以威脅或暴力強迫她們賣淫。

    在2017年,有114個提供JK服務的商業行為被確認。其中有一個很有名的案件發生在2017年10月,一名JK商業的營運者田中豊因為涉嫌雇用一名17歲女孩,讓她與一名45歲年長男性散步,迫使她與顧客發生性關係而被逮捕。田中的公司表面上提供「JK散步」服務,以60分鐘9,000日圓及90分鐘10,000日圓的收費,背後卻是讓女孩跟顧客到酒店。

    受害者

    因為參與JK商業的必須是年輕女孩,所以人口販子鎖定了有貧困問題的少女,這些高中女生加入JK商業並不算罕見,有些人是為了賺錢繳學費,因此很容易被迫進入這個行業。

    另一個目標族群是逃家少女,因為這些女孩無處可去,而且可能甚至也不好意思回家,人口販子可以毫不費力地網羅她們。這些來自破碎家庭,或者曾經受過性虐待的女孩們最終都會站上街頭。她們脆弱且絕望,成了最完美的受害者,是人口販子很樂意且準備好利用的對象。

    還有其他因為債務而被帶到日本被迫賣淫的女孩們,被威脅要舉報她們驅逐出進、勒索、或是暴力以對。

    與蘿莉控的關聯

    蘿莉控

    「蘿莉」(ロリ)是漫畫、動畫、以及電玩遊戲的一種主題類別,指年輕女孩或是兒童般的角色。而這個類別的作品,常有一些與較年長的男性角色發生浪漫、或是性方面的互動,雖然有時動作和故事情節也包含了女同性戀的主題。而喜歡這個主題的人就被稱為「蘿莉控」(ロリコン)。多年來,蘿莉一直處於激烈的爭論中,跟隨著其他種類的漫畫類型,例如正太(並非描述年輕女孩,而主要是描述年輕男孩)。

    在日本強化其法律將兒童色情製品定為刑事犯罪之後,關於如何規範其他類型的媒體「性化」未成年角色的問題就出現了。許多批評蘿莉控的人認為它會鼓勵對未成年人進行性虐待。然而,其他批判者則認為蘿莉控可以減少犯罪,這些批評聲浪並沒有為蘿莉控的內容平反,因為還是與暴力媒體引發暴力行為的評論和信念相矛盾。

    正當日本試圖接受蘿莉控以及其他類似的媒體,在規範兒童色情製品方面卻一直承受著面對國際標準的壓力。然而,即使不在日本,要劃清界線來規範蘿莉控也實屬不易。有一個不在日本,卻涉及到蘿莉控的有名案例是於2006年,在美國逮捕了Christopher Handley。Handley從日本訂購了一個含有漫畫的包裹,而他並不知道郵政檢查員取得了授權得以檢查包裹,從中發現了蘿莉控漫畫以及其他「令人反感的卡通圖像」。Handley被幾個探員帶回家,而他的漫畫、DVD、CD和電腦都被沒收。雖然Handley訂購的7件物品只代表了他廣泛收藏的一小部分,但他後來還是被起訴了,儘管事實上他從未著擁有真正的兒童色情製品。Handley並沒有向陪審團解釋蘿莉控,而是進行了認罪協商,並在獄中度過了六個月。由於美國政府起訴了公民擁有私人漫畫收藏,該案件引發了爭議,該審判還推動了對言論自由和淫穢內容的討論。

    正如被證實的那樣,蘿莉控仍然是一個很難規範且極具爭議性的話題,雖然有些人認為它與JK商業及其背後的文化有關,但仍然缺乏證明這一點的明確證據。

    現今的問題

    日本一直在努力打擊人口販賣,制定更嚴格的規則,例如技術實習生培訓計劃中的規則。然而,他們的許多努力都因為不明確的狀態而阻礙了調查、逮捕和起訴,最終無法實現。同樣值得注意的是,在許多情況下,日本在起訴人口販賣者時並沒有強而有力的判決,這仍然是2018年人口販賣報告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日本必須更加努力於使自己成為第1等級的國家。

    日本自2016年以來也一直在發佈年度報告,顯示政府用於打擊人口販賣的策略和行動,並追踪日本政府為實現這些目標所採取的措施。

    然而,日本在人口販賣方面面臨的最大問題之一是,這些受害者被視為犯罪分子,使年輕的受害者得不到支持,而販運者並未被判有罪。在某些情況下,受害者被視為青少年罪犯,警察為他們的行為提供諮詢,而不是啟動可能找到人口販子的調查,此外,這些孩子也未被正式當成受害者。

    因此,一些志願者決定自己動手,像是上圖的Tsubomi Cafe(限日語)。它其實是一個公共汽車咖啡館,成了逃家少女和其他面臨問題、以及身處容易遭受性剝削的女孩的避難所。在這個巴士咖啡館裡,女孩們可以向真正想要幫助她們的成年人尋求協助。

    結論

    日本仍然是人口販賣的主要國家,無論是作為運輸來源還是目的地,而JK商業也是一種很流行的販賣兒童形式,可能導致對弱勢在學女孩的性剝削。雖然日本加強了反人口販賣的努力,但看見警方將受害者視為違法者,且對人口販子的不當起訴等相反的舉動,卻持續妨礙政府全面解決這一問題。然而,日本已經表現出越來越嚴格的打擊人口販賣的方法,並看見了打擊JK商業的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