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人在日本找工作二部曲:這個職場的黑暗與光明面

  • 文化
  • 社會
  • 這篇文章是關於我在日本擔任教師的經驗,以及日本的幼稚園的各種事情。而在上一篇文章中,我則解釋了我是如何取得日本簽證、開始訓練,及我第一次在幼稚園任教的心得。

    系列文章的首部曲,可以先閱讀。

     

    在幼稚園進行教學訓練的最後一個月

    こども園・保育園・幼稚園で遊ぶ子供と先生

    在最後一個月裡,我們跟著指導者到各個地方,從20分鐘的教學開始,漸漸拉長到一個小時的輪流授課。現在,換我們成為被檢視的對象了。一開始真的很困難,因為小朋友不會聽我們說話,而讓他們集中注意力也很困難。

    就我而言,一開始我真的不擅長掌控他們,但慢慢得到他們的信任後,他們最後都還是會參與課堂並從中得到樂趣。

    我們也會有下午班,下午班是為年紀比幼稚園孩子大一些的小學生準備的課程。而在一、二小時後,我們終於可以收拾東西準備回家(通常在下午6點左右)。

    孩子們的程度都很好,我可以看出他們的老師在每一課中投注了許多努力,在獲得樂趣與知識間取得平衡。只有4、5歲的他們就能以美麗的口音正確交談,能如此迅速地吸收事物真的十分令人驚奇。

    我真心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成為這麼棒的老師,因此我決定努力工作,好讓自己邁向目標。

    玩耍時間與遠足

    Fotolia_211719188_Subscription_Monthly_M-1

    在幼稚園,除了英語課外,我們還需要跟小朋友一起吃午餐、陪他們玩、協助老師們,並陪孩子們度過一整天。

    我們每一個班級的英文課都要教,不過在我們受訓的時期,當我們不用上英文課的時候,我們會被分派到一間教室,在那邊跟一天的課程。我的班級是大班的,學生們大約5到6歲,這是他們在幼稚園的最後一年。在這裡,所有班級都是以鳥來命名,而我是海鷗班。

    一整天跟孩子們待在一起,能拉近我和學生們的距離,我們無時無刻都一起成長著,他們會告訴我所有事情、坐在我的腿上、或是在我整理教室時拉著我到外面玩耍。

    難過的是,「最後一天」終究會來臨。當我們全部一起去遠足的日子,就會是我們最後一次看到孩子們的日子。

    遠足,就是日本的校外教學。
    我們被提醒要準備自己的午餐便當,而因為我們要與孩子們一起步行40分鐘前往目的地,所以要穿著舒適的服裝。
    我很喜歡散步,但要與小孩子走過都市中狹長的街道,我不太確定這樣是否安全無虞。

    方方便當盒與最後的道別。

    みつばちのお弁当

    沒想到我真的是瞎操心了。孩子們隊伍整齊且活力十足地前進著,而當我們抵達目的地時,他們也幾乎累到不行了,但孩子們又很快地恢復精神,開始跑來跑去。我們的最終目的是當地的一座公園,一抵達後,我們就坐在野餐墊上開始用餐。(順帶一提,我的野餐墊是在大創買的,真的便宜又舒適!)

    很多孩子帶的是卡通角色便當,有皮卡丘、龍貓及其他角色。而我的就只是個扁扁的便當盒,裡頭裝著鮭魚、飯還有一些沙拉。有一個孩子看到了我的便當,但他對我說:「沒關係的,老師!我媽媽也不會做卡通便當,不過還是很好吃喔!我覺得你的看起來也很好吃!」

    這不是超可愛的嗎!

    吃完午餐後,我們開始交換點心。當時正是春天時節,戶外相當溫暖,因此我們不能帶巧克力。我記得我帶了一些軟糖和餅乾。我們都交換了點心後,就再度開始玩耍和奔跑。旅程的最後,孩子們的父母會來接他們,並留下全員紀念照,以永遠記得這「大班的最後一天」(不過對我來說是正式開始的第一天)。「遠足日」在日本,是學生生涯中一件十分重要的事

    我哭了,我們都哭了。

    與孩子們最後一次說「再見」之後,我們跟日籍老師們一起搭娃娃車回到幼稚園,因為我們還得陪伴下午班的小學生。
    這是個難忘的一天。
    然而,並不是每件事都是有趣的經驗,從這時間點之後,我所屬的公司的問題開始浮現。

     

    公司騙了我們,其實他們並不能保證你一定能有工作。

    Woman in stress in front of computer

    因為在來日本之前,我就告訴他們我想在日本工作的地點了,所以受訓完成的那個星期,我一直很期待可以打包行囊。那個時候,他們還告訴我,在訓練結束前我的事情就能安排好,結果並沒有。

    我選擇的地點是關東(最好是在東京附近),而在我最開始以Skype面試時,他們說合作的幼稚園大部分都在東京附近,所以我的工作可以快地被安排好。

    訓練期間的薪資只有一半,是10萬日圓左右,而我們訓練結束後應有20萬日圓。我們住在受訓公司老闆提供的宿舍,而且我算是幸運的,我的房間也沒那麼糟糕。

    不過我同事的房間真的超級髒,滿地的細碎毛髮,而且所有房間的床單都是二手的(枕頭也是)。這真的很不衛生,我們也抱怨過了,因為我們覺得我們已經付了租金和各種雜支費用,他們不應該提供這樣的東西。

    不過,我們連續幾個月都只有10萬日圓的月薪,我們真的很難自費購買這些物品,我們試著忍耐;但不幸的是,我在這裡睡的第一晚,還是在一陣混亂中醒來,所以我們一定得告訴他們這裡的狀況。

    他們的確道歉了,態度很親切,還感謝我們讓他們注意到這件事,讓他們以後可以注意這個狀況,並且以後只要有新人入住就會更換裡面的物品。

    我們打掃了環境,並在更換了新床單後終於覺得舒適許多。

    之後透過Skype跟公司聯絡,討論我們體驗與心境的變化,但隨著訓練的日子邁向終點,我們都覺得有點壓力。

    為什麼?這個嘛……因為任何關於我們未來安排的事,我們都沒聽他們說過。

    在訓練生前輩中,有個女孩已經在這裡一年了,但最後卻都沒有工作。而且,我們沒聽到公司的任何說明,我們覺得公司很不可靠,他們隱瞞了一些事情且並未明確的告知我們目前狀況。就連他們有沒有屬意的幼稚園也不告訴我們,只告訴我們他們還在談(這已經談了大概兩個月)。這到底是在幹嘛?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
    然而,跟他們一起工作幾年後,我漸漸理解到他們有多麼地雜亂無章,而且我覺得這就是導致他們一直說謊的原因之一。

    但這些問題只是個開端……

    在我的下一篇文章中,你會看到我被安排工作後發生的所有問題、來這裡工作後你該知道的事、你的權利以及該問的事。
    你也會更加了解教學這件事,以及如果你打算在日本成為一名英語教師的話,哪些資訊會是你需要的。

    關於這篇系列文的第三部分,請看歐洲人在日本找工作最終章:揭開日本求職黑暗面。

    *Featured Image: jp.fotol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