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聲點聽不見!分享在大阪英語會話教室工作的點滴

  • 在地生活
  • 大阪
  • 生活和工作
  • 展開一項新的嘗試總是會伴隨著一些艱辛、挑戰以及挫敗,我剛開始展開在日生活,並且第一次擔任英語老師時也不例外。大阪是一座非常美好的城市,而我有幸在大阪市北部一個大型蓬勃發展的地區 — 梅田工作。

    大阪

    作者的照片

     

    我對於能開始一項新的工作,並學習很多新東西感到非常興奮,但是,一開始真的很辛苦。我只接受了一天的訓練,然後在我被告知了預期的課程架構之後,他們就期待我開始上第一堂課。我教的那個學生程度很高,她和我一樣對音樂有興趣,這篇文章就是我在教上班族英文時所面對到的挑戰,以及我克服這些挑戰所使用的策略。

     

    學生缺乏熱情

    無聊、無趣

    我大多數的學生學習英文只是為了幫助他們處理工作相關的事情,所以一般來說,他們來學英文是因為他們需要,而不是因為他們想要。更糟糕的是,他們大多都是在經過漫長的「日式工作」之後來的,這意味著可能每天工作時間超過9小時,中間只有短暫休息。因此,我必須盡力在整個課程中保持他們的興趣。

    對抗這種無精打采,我使用最棒的策略就是充滿精神的開始一堂課,並且和他們聊他們的興趣。也許談論最近的假日或其他他們熱衷的事件,是讓他們努力使用英文且激發他們的「英語腦」的最佳方式。這些上班族為不想在這個時候談論的就是工作了,所以我總是會問一些關於他們的嗜好(通常是逛街),或是他們最喜歡的餐廳是哪些,也就可以得到一些推薦清單。

    我使用的另一個策略是繪製圖表和圖片,因為雖然有些人是比較視覺型的學習者,但我認為每個人都會在其中一兩張圖片上發揮得不錯。這在利用時間來演示一些概念時特別有用,時間軸是一個特別有用的圖表。我還會透過一些美國的照片來帶來一些學習英文的實用性,引起他們對於我的國家、以及我所處的州和家鄉的興趣。

     

    太急迫的想趕快說完

    Hurry

    因為這是我在編程之外的第一份工作,所以我在教學方面沒有任何經驗,因此,我當然會無意識說得很快,並假設學生明白我在說什麼。我大部分的學生會禮貌性地點頭,表現得好像他們聽得懂,然後在課後向工作人員抱怨,但有些學生會要求我再說一次。不久之後,我被告知說,我很多學生都說我在課程中說太快了。起初我並不想放慢太多,因為如果我的講得太慢會很難完成整個課程,但最後我發現最好在課程中捨棄一些東西,也勝過快速地講完一堆東西,但學生並不真正能吸收進去。

    我以為隨著時間過去,我判斷學生理解能力的能力會提升,但我確實偶爾還是會收到學生關於講話速度太快的抱怨。然而,我認為我學到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在幫助他人時得到的讚賞。用你自己的母語與某人溝通可能很難,更不用說是用另一個語言說話了!

     

    控制音量

    Loud、Volume

    在這間學校工作很有意思,因為有很多老師會同時在一個相當開放的空間,桌子之間並沒有太多分隔,除此之外,有些老師會有一種相對大聲的音量教學。所以,我經常要對抗其他的老師,一方面保持學生的專注, 一方面也要讓自己專注於我教的內容。這點是我在這間學校身為老師遇到最獨特且料想不到的困難了。還有一個特定的區域,我戲稱為「死亡圈」,四張桌子全部放在一個圓形區域中,這個區域的聲音等級偶爾會飆升到令人不舒服的程度。

     

    缺乏準備

    lost

    計劃一個有效的課程,且選擇一些正確的活動,來打造出最有成效和最有幫助的課程,還要考慮到學生最重視學習的內容,是一項非常困難的任務。我自己對各種文法進行了一些學習,因為我一直都知道什麼是正確的英語句子,但並不真正知道不同語法的所有規則和名稱。

    通常,對於不完全是初學者(1~2級)的學生,我會教導著重特定文法的教科書上的一課。舉例來說,著重在「頻率副詞」的一課,教科書中會有一個圖表顯示與其相對頻率水平相對應的英語單詞(從「always」開始到「never」結束)。在課程中,我可能會要求我的學生使用正確的副詞來表示一個年長的男人會去狂歡的頻率,或者一個職業籃球運動員鍛煉的頻率。然後,在課程的下一部分,我可能會問他們一些關於我知道或認為可能參與的活動的問題,以便他們可以練習使用新的語法。

    起初,我需要做很多準備才能找到很好的方法來演練每個文法,但是隨著我教授很多了課程之後,我發現我只是一遍又一遍地教同樣的事情。我練習文法的次數越多,就越容易讓學生學習起來興奮且有趣。

    *Featured Image: PhotoA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