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半數日本城鎮的消失危機;可不是全球暖化造成的呀!

  • 文化
  • 新聞
  • 社會
  • 當英國人口學家馬爾薩斯(Malthus)在他的論文中提到人口增長是持續不斷的現象,必要用積極的預防措施去抑制,當時有小部分的群體支持他的理論。而兩百年後的現在,我們有充分的理由去反駁馬爾薩斯的論點。人口縮減是現代世界的一大問題,對於永續社會的延續也有真正且極度可怕的影響力。人口的增長對於現正發展中和新興的經濟體仍會是個急需解決的問題,但對於已開發的國家而言,他們所面臨的是嚴重的人口縮減危機。而於本文中,我們將把目光聚焦於已開發國家-日本所面臨的問題之上。日出之國-日本正處於人口過渡圖中的第5階段。處於此階段的國家除了低生育率外,還伴隨著低死亡率,導致人口增加減緩或整體人口減少。


    政策制定者的巨大擔憂

    日本的現況有多糟糕呢?研究人員曾斷言即使這些已開發國家正面臨著人口下降的狀況,還是有機會能重新回升,甚至反彈到更高的水準。發生在美國的例子果真應證了這項主張,美國的人口數也曾衰退後反彈回升。然而,這樣的主張卻無法適用於日本的情況。根據世界銀行所提供的各項數據顯示,2017年日本的人口成長率為-0.2%,而2018年日本的生育率則約1.42。這樣的成長率遠低於人口替代水準的2.1%。因此,前面所提到的反彈理論其實很難達成。低落的生育率是日本當前的社會問題。如果國家的人口本身連維持延續都有困難了,更遑論國家的經濟要如何永續發展呢?

    人口過稀

    人民是推動國家經濟的動力。這些人可以是生產者、製造者、工作者、消費者,以及顧客。現今的人口結構老化,更不幸的是,找不到年輕的人力去補足勞動力的缺口。近幾年來,日本一直面臨著嚴重的人口過稀的問題。Masuda(2014年1月20日)在他的調查報告中提到,由於當地城市人口減少的關係,日本近半的縣市城鎮在20年後都將面臨消失的危機。老化的社會是日本最主要的擔憂,而其起因於低落的生育率。一旦勞動人口年齡漸長,將沒有足夠的年輕人力能夠補足、平衡。當一個區域遭到遺棄,其他社會、國家安全相關的問題將會慢慢浮現。

    低生育率的關鍵因素

    有幾項成因導致了日本的低生育率。最主要的原因是人們普遍晚婚。有研究指出有些日本人甚至決定不婚。處於單身狀態的人口數相當高。晚婚直接影響了生育率,因為女性將會錯過最佳的懷孕時期。還有社會加諸於妻子和母親角色上的壓力,也讓女性望之卻步。而停滯的薪資也是原因之一,因為養小孩非常昂貴且燒錢。

    當老年人口日益增多,一個家庭要同時照顧小孩和老人是件非常困難的事。根據最近一份出自OECD的報告顯示,日本男性上班族工作時數長,因此回到家也不會幫忙家務。而這對身為家庭主婦的女性是件十分無力的情況,要一肩扛起家務、照顧小孩長輩、事業……等等的責任。這些也是造成低生育率的潛在原因。

    實行能提高生育率的政策

    日本政府制定並實行了許多相關政策目的就是去改善人民的生育情況。大部分的雙薪家庭最大的擔憂就是他們無法有充足的時間去陪伴孩子。日本政府鼓勵年輕人結婚,並確保他們不會因結婚而丟了工作,因為就業的不穩定也是讓年輕人對結婚產生猶豫的原因之一。日本時報中有一篇文章提到政府正透過地方單位努力地舉辦相親活動讓單身男女能有機會互相認識。

    「育兒男士」(イクメン)就是「帥哥」(イケメン)是一項由日本政府發起的活動,鼓勵日本男人能擔起養育兒女角色的責任,這可被視為一項值得嘉許的努力。為了要貫徹這項運動的精神,政府著手減少男性的工作時數,讓他們能早點回家,分擔一些家務工作。而我的想法是,政府應該制定政策來增加托嬰、育兒中心的數量。這些設施應該獲得津貼,並且讓任何階層的人都能享有同等福利。這些政策的用意良好,但仍要看這些已開發國家要怎麼有效率的實行並解決低生育率的問題。